Lil gun

Evak💜
冬盾冬💙
贱虫(加菲虫RR贱)💚
孙宁💛
Evanstan❤️
万白💗

【知乎体】有一个网红老公/婆是一个怎样的体验?

唐湄:

答主:【匿名】
  没有公开过关系。保险匿一发
第一次见到他还真不是网上一些满屏老铁双击666的直播网站,而是一款访谈节目的录制现场。大概两年前吧,他当时仅仅只能称作主播而不是网红啥的。不得不说,我媳妇儿真是个天才,几门语言被他说的66的,脸也像上帝注视过一样,一开始粉丝们都称他为360度无死角神颜,当然,比我还是差点。
  咳咳,答主好像偏题了,体验嘛。十分的有满足和优越感,毕竟随便互相透露一些爱慕,粉丝们总会发着我一直都无法理解的粉红色的弹幕,刷着粉红色的爱心。当然,我们可是真爱。几年前才相遇时我还不是特别懂事。他这人很好,我不是在发好人卡。他刚来的时候节目组一直起哄说他比我有魅力,有颜值什么的,我年轻气盛放在了心上,弄的他十分尴尬,可他却只是对着我笑笑,说着我比他帅的话语。哎他难道不知道他笑起来是有多好看吗?节目归节目,私底下归私底下,阿根廷和意大利混血的他和我来自阿根廷的大头妈妈特别亲。归根结底大头妈妈还算三分之二个红娘,牵起了我和他的线。
    他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
    我之前也有喜欢过别的女孩子,但那些女孩对于我来说都太过油腻了,一天总聊聊聊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四天零二十三个小时59秒的时间都在找你聊天,十分的无聊,大概是我遇到的太过极品。而我媳妇儿不一样,我总觉得他太忙于直播没有时间陪我,或者和一些【朋友】一起录什么视频让我很担心他的“心”,又或者吃一些什么我都接受不了的东西让我很担心他能不能给粉丝下一个交代。
     可在这之前,我总不敢想象他没有我担心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做视频,精心配乐剪辑后发现并没有人愿意看,一个人直播,下了直播后亲人远在故乡,中国的出租屋里只有他一个人,一个人忍受着黑子说他除了颜值一无所有(这句话我爱听,他拥有颜值和我就足够了)。有时候好心疼他啊,可是我经常因为要回俄罗斯一段时间,好久都没有陪他了,大头妈妈也没有来过,小d最近忙于学业,数来数去好像也就这几个和他亲密一点的朋友,当然。我可是他的爱人。
    自从大头妈妈准备搬到其他地方,让我和我媳妇儿合租时,我们大概也就默认了之间的关系,男人间的肾上腺素上升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喜欢也就成了顺其自然。我可以每天早上把他圈在怀里,他蹭蹭他还没有用发胶抹上去的头发,我敢自豪的说,只有我和他的家人碰过。自从大学毕业我开始创业后,我就形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我媳妇儿反而因为近一年的主播网红生涯,什么时候起床工作都无所谓的。毕竟在真爱粉的眼中,你怎么样都美。每当我起床修改完一份合同时,他差不多也快醒了,摇摇晃晃的走到我身边来要么从背后拢住我说我要吃饭,要么就从双手间钻进去开始小妖精模式。说实话,每当他这样做时,我真的怀疑他以前在欧洲打的什么工了。
    想他在的每一天。后天答主就回中国咯,我想公开啊。
——————————时间分割线——————————
     答主回中国了,他最近的一场直播在今晚的游轮上吃海鲜饭。我曾在飞机上纠结过无数次这种问题,公开呢,对他不一定好,可不公开被一些八卦人士挖出来,就是彻底的凉凉。我果断选择了前者。我是超人,我能做到。


————————
场景
   夏日海风止不住的刮,萨沙又一次名正言顺的被波波拉来当摄像。波波这次没有穿以往的白色uniform,他只是简单的用t恤和牛仔裤搭了一下。上了游轮顶部的甲板波波按部就班的念了开场白之后,开始吃了起来,或许是以前在欧洲没吃好,现在吃什么都津津有味,肥美的生蚝一个一个的被波波吞下肚,萨沙的心里也沉重了几分。等波波吃完的那一刻,他,萨沙,泰拳一级选手,哈工程毕业的自主创业者,Brians lover,就要向他的爱人Brian Oshes公开了。
“那个…”萨沙突然把摄像机放在另一半桌子上,走进镜头范围内中自顾自的站起来,眼眸中充满了坚定。背起了自己准备已久的“台词”。
“观众姥爷们,大家晚上好,我是夏波波的摄影师”说到这里,萨沙停顿了一下,他感觉光是摄影师太过平静,必须给他们在后面做一些心理准备。“我是一个gay…”一石激起千层浪,直播弹幕里已经爆炸了,先不说他和夏波波有什么关系,光光这种直播出柜就已经够刺激了。萨沙尽量的不去看那些弹幕,控制好自己的表情继续着“对于我来说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告诉大家”夏波波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他扭头看着他的“摄影师”,眼睛里满是不解,他不解为什么要在直播的时候公开,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对萨沙本人没有一点好处。可当萨沙下一秒做的动作,夏波波仿佛懂的了为什么。
    萨沙对着屏幕抱起了夏波波,就像萨沙每天早上把波波从被窝里捞起来的时候,就像夏波波伤心时萨沙安慰他的时候,就像那年冬天第一次见面,夏波波对萨沙说他冷时,萨沙鬼使神差做出的事情一样。
一切都是缘分,一切不解都化为了祝福。
“我爱你,没有保质期。”
—————————————分割线—————————
      【Brian和土豆不可辜负】
        答主回来了,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是谁,我爱人是谁,所以我就不匿了吧。
      最后再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有一个网红老婆或老公有什么体验?
       那可取决于这个人,而不是他/她的职业。
       都一样的,没什么不同,爱人都是大家所爱之人。我爱他,无关职业和性别,我只是爱他,用一生爱他,仅仅如此。

哭了 北极圈有太太画画 感动哭了

蒋丞选手:

在空间里找到了一些萨波,还有一些短漫真的找不到了qwq.

【法火】你想shui了我吗,朋友?

哈哈哈哈哈

魔法少女不吃药2.0❇︎:

- 搞不懂LOF的屏蔽制度,唯有把一些(疑似)min感词改了,抱歉(气cry我了)


- 我要爆发了hhhhhhh
- 没有儿童不宜镜头(虽然标题哗众取宠hhh),请放心食用2333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如果一个对方阵营的男人毫无理由宠着你,甚至你选beat并且愿意唱你风格
——他可能要shang你。”

第三期节目播出的一晚,谢帝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把热心吃瓜网友的这段话截图给3ho。

看到这一段微信,王闪火脸上的肌肉不禁一阵抽搐。

“卧槽,连我爸都没管过我!!!”
据说他是这样跟李尔新小新诉苦的。


......但他怎么敢这样回谢老板的短讯?3ho可不想当谢老板的练拳沙包,靠脸吃饭的啊。


一个点头的贴图。
“ 我晓得嘞。”

“ 闪火啊,不是谢老板要说你啥子,但你要记着,你是CDC的明日之星,会馆的担子日后要你来肩负啊!别被坏人骗走了!!!啊!!!!!”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成都日白王表示,当他回到会馆,便看到一男子坐在地上欲哭无泪,喃喃自语。
倘若马师在,便可以加入骂人的大本营,一起骂仇家,岂不美哉。


不过Ty. 又不是马师,其实法老他觉得OK。


当然,这句话他也打死不会说出来,靠脸吃饭的啊。





“——法老这个人渣!!我要砍死他!!!砍死法老!!!!!”


一一一一一




“啊嚏!!!”

这是法老今天打的第一百零八个喷嚏了,但他丝毫不在意。

收起平日杀人狂魔桀骜不驯的霸气,脸上却多了几分温柔的微笑。


“......连我妈都没他那么啰嗦!!!”
“ 谢帝也是为了你好,别太在意了。”

为beef的对手说话,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但这次的心境又有所不同。
嗯,一切都不同了,说唱圈真是充满爱与和平啊,嘻嘻嘻。


“——你能不能把我头像换掉?顶着我的脸跟闪火说情话,你不恶心我也TM觉得难受啊!!!”

Buzzy 锋利的吐槽,划开了包围着法老的温和的爱的小春风。


“ 关你屁事啊?不会找你女朋友说情话啊?啊??????”
“ 关我屁事???这是我的照片,肖像权......”
“ 别打岔了,再吵便踢出厂牌!”
“ (小声)也不是第一次了……”
“ 不许重新加入!!!!!”

咱们活死人厂牌主理人非常没有排面,灰溜溜的退出了。


“法老之前都没这么骂过我!!!”

据说八贼拿着嫩牛五方,一边吃东西,一边和同厂牌的深蓝儿童一起diss法老。

“ 必须把他给安排上了!!!”


一一一一一


“ 你是不是要上我?你可以直说,哈哈哈哈哈”

如果直接说“是”,会不会太猴急,把对方吓坏?
法老叔叔开始真情实感地烦恼起这一个问题,犹豫着该如何回信。

“ 我会直接拒绝你(笑)”

还没来得及表白便已惨遭打枪,但杀人狂魔鼠尾草,怎么会是轻言放弃之人。

既然不能直接讲,那就先从暗示开始吧。

“我夸你夸得开始怀疑xing取向了。”
抱歉啊,这可不是一句玩笑话儿呢。


你想shui了我吗,朋友?
你想被我shui吗,朋友?




据说,活死人厂牌和说唱会馆,以致牵涉进来的整个说唱圈,永无宁日,便从这天开始......



江湖上人称:



“悬崖华尔兹之乱”——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 多骂一次,lof的屏蔽制度(好气哦)
- 反正这种相爱相杀是我喜欢的脚本(笑)
- 法老叔叔不要日字冲拳打我脸呜呜呜



又入了个北极圈
是看脸硬凑的…
太惨了

[萨波] 关于求婚

警视厅警草陆大帅哥:

#萨沙×夏波波
#我才不会说昨天晚上梦见萨波结婚了
#私设有
#写得超烂
#不要打我




夏波波本来躺在温暖的大床上睡觉。
在晕染着星空的梦境中,他和他的暗恋对象坐在天台上,四目相对。夏波波心一横,闭着眼睛亲了上去。
“反正是在梦里,不亲白不亲。”
没有预想的柔软,只有金主爸爸惨绝人寰的铃声。
夏波波努力睁开双眼,皱着眉头摁开接听键。破坏了自己的美梦,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夏波波一定会暴打他一顿。


“兄弟们,我要结婚了!”


夏波波瞪圆了眼睛。


夏波波从来没想过,萨沙会成为自己的暗恋对象,也从来没想过萨沙会结婚。
在洗漱完之后,他选择用吃来麻痹自己。
此时的夏波波抱着一大桶哈根达斯没了命地往嘴里塞,不管脑袋被冰得有多痛。没吃早饭的胃哪能经得起这般折腾。
他口齿不清地对自己说:“夏波波,你不能哭,不就是暗恋对象吗,加油Brian!”
可他还是看见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下来,砸进冰激凌桶里。


“夏波波,在家撑死自己和去萨沙婚礼你必须选一个。”他蜷缩进沙发里不停问自己。
刚才还豪言壮语的阿根廷少年,最后还是选择了后者。


他挑选了一套最好看的衣服。方格马甲和灯芯绒衬衫称得自己愈发白皙。
出门前,他在镜子面前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那是一个含着泪水和勉强的微笑。
“加油,Brian。”


会场一点都不奢华。
干花与蛋糕,幸福与微笑,所有的人都在。
夏波波看到帆布上的土豆和下面写的“Sasha's Wedding”,从旁边拿了一束花,对着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名字轻声念到:“再见了,我的少年。”


钟逸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他拍了拍夏波波的肩膀,走到他面前帮他整理领结。
“帅波,打起精神来!加油Brian!”


大家都是那么高兴,自己也不能掉链子啊。
他看到功必扬在吃冰棒,罗狮杰端着大大的蛋糕,YoYo在逗小花童玩,钟逸伦弹着钢琴唱着歌......一切都是那么快乐。
夏波波甚至看到他们的会长大左穿着牧师服,安静地微笑。
“原来会长要给他证婚啊,萨沙真幸福。”夏波波想。


终于,俄罗斯帅小伙儿捧着一大捧白玫瑰进入了众人视野。那是俊郎温润的微笑,饱含深情。
他穿越众人,走到最前方。
不见新娘。
夏波波转身问身旁的罗狮杰:“你们见过新娘长什么样吗?”
四姐给了他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非常感谢大家能来参加我的婚礼。”萨沙抿起一个微笑,“但,在此之前,我想给大家看一个短片。”


身后的白色幕布上突然有了色彩。
伴随着《Rather Be》,那是萨沙的照片。
从小时候到长大,每一张都挂着大大的微笑。但是最后的很多张,里面都有一个身影。那是一个阿根廷意大利的混血男孩儿。
然后,夏波波看到了自己的照片。从小豆丁到意气少年,从自己的美食视频到非正式会谈的一幕幕......
夏波波感觉世界都在旋转,他咬紧嘴唇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他是还在梦境中,还是大家在恶搞自己?
他努力克制住眼泪不要掉下来,但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捧白玫瑰。


萨沙,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少年,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
萨沙单膝跪地。
“夏波波,我对自己不能参与你以前的生活感到万分遗憾。我心疼你从前一个人穷游,心疼你打工,心疼你生日总是一个人过。我心疼你。但是,我希望你的世界里有我。风雨,我都会替你扛。”
“夏波波,我想你好。”
萨沙从口袋里掏出天鹅绒的小盒子,打开,一枚闪闪的戒指就安静地卧在那。内侧,刻着夏波波的名字。


“Brian O'shea,would you marry me?”


夏波波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噼里啪啦打在了花瓣上。
“加油Brian!”功必扬大喊,接着是贝乐泰,接着是唐小强、华波波、吕锐......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喊。
他抬头注视着前方的少年,像做梦一般。


“Yes, I do.”


他被萨沙拉到最前方。大左一改往日的模样,认真地凝视着他们。
小花童蹦蹦跳跳地跑来,捧上另一只盒子。
夏波波接过,将里面的戒指取出,抬头看看萨沙,小心翼翼地为他带上。
大左开口:“Chzhao Aleksandr,Brian O'shea,你们是否愿意与对方结为终身伴侣。从今天以后,无论是好是坏,是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都要珍惜彼此,不离不弃。你们愿意吗?”
“Yes,I do.”
异口同声。


萨沙将夏波波拽入怀中。
“我以为这一切都是梦。”夏波波看着萨沙,那是从前从未有过的距离。
回答他的是一个轻柔的吻。
还有所有人的掌声与呼喊。


在吻中,他听见萨沙说:
“Death cann't separate you from me. ”


The End.

【波萨波】萨沙的回答只写着狗粮二字

青霄高三神隐中:

*无关真人
*只有ooc属于我,人物崩了算我的锅
*幼儿园文笔,脑回路奇特
*起名废,放弃排版
*自娱自乐
*感谢阅读
—————————————


Q: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帅波的


萨:可能是他们一致认为他比我帅的时候,或者是他给我洗袜子的时候
我开始不喜欢他,真的
就冲他们都说帅波比我好看,我就不喜欢他,录制节目的时候我指着他喊了一声“你离他远一点!”
当时他眼神里一闪而过的惊慌失措被我看到了,我冲他挑衅性的扬了下眉
录制完那一期他来找我了
“你生气了吗?”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耳尖还挂着淡淡的粉红色
“没事没事”我一时语塞,他好像真的有点可爱
他那天说要给我洗袜子,我佩服他的勇气,本想着只是客套一下
可我却对他说:“你是第二个给我洗袜子的人,第一个是我妈妈”
也许从这时候就注定他会在我的世界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会在我心里有一个特殊的位置了吧


他的身上有好闻的薄荷香气,就像他的笑容一样清新


有次录制节目他穿了一身粉红色的西装,我本来想上前嘲笑他,走到他面前却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他那一身真的特别好看…
我忽然觉得似乎粉色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


Q:你有关于他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萨:某天晚上,他打电话告诉我能不能去接他,他坐过了站并且他说他怕黑
我在电话只尽情嘲笑他好一番,只是为了过过嘴瘾抒发下内心的不满,毕竟他来了我就不是团宠了
我没去接他,继续躺在床上刷微博
我看到了他今天刚刚和郝给力拍的那个视频
有什么会哭的事情?抱着玩笑心态点开
我却愣住了
他讲述了他在阿根廷的遭遇和他离开阿根廷的原因以及穷游欧洲的过程
我知道他为什么怕黑了
我知道他为什么不敢自己走夜路了
回想他刚刚的电话,声音都是颤抖的…
我刚刚怎么没听出来!!!
我抓起衣服便冲了出去,给他打电话刚刚得知他大致的位置,他的手机却关了机
我搜出那辆公交车的路线沿着公路找他
从来没有如此慌张过
我在路边看到了瑟瑟发抖的他,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波波,我来接你了”
我抱住了他,揉揉他的头发告诉他不要害怕
他也回抱了我,抱的很紧,似乎他松开的下一秒我就会消失
“我们回家吧波波”


这一路上有我,你不要害怕


一路上他都紧紧抓着我的手,他的手冰凉
可我并不想松开


“很抱歉,我不知道那件事情…”
帅波摇摇头“没事啦,反正你来接我了”
他笑了
笑容依然明朗
仿佛没有经历过那样可怕的事情


Q: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萨:我没能参与到他那段令人心酸的历程
但我愿意尽全力守护他美好的未来


哦尽管如此
我仍然会不承认他比我好看


END
————————————
感谢你们能看到这里
你们和他们都是美好的存在

【波萨波】萨沙的回答只写着狗粮二字

青霄高三神隐中:

*无关真人
*只有ooc属于我,人物崩了算我的锅
*幼儿园文笔,脑回路奇特
*起名废,放弃排版
*自娱自乐
*感谢阅读
—————————————


Q: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帅波的


萨:可能是他们一致认为他比我帅的时候,或者是他给我洗袜子的时候
我开始不喜欢他,真的
就冲他们都说帅波比我好看,我就不喜欢他,录制节目的时候我指着他喊了一声“你离他远一点!”
当时他眼神里一闪而过的惊慌失措被我看到了,我冲他挑衅性的扬了下眉
录制完那一期他来找我了
“你生气了吗?”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耳尖还挂着淡淡的粉红色
“没事没事”我一时语塞,他好像真的有点可爱
他那天说要给我洗袜子,我佩服他的勇气,本想着只是客套一下
可我却对他说:“你是第二个给我洗袜子的人,第一个是我妈妈”
也许从这时候就注定他会在我的世界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会在我心里有一个特殊的位置了吧


他的身上有好闻的薄荷香气,就像他的笑容一样清新


有次录制节目他穿了一身粉红色的西装,我本来想上前嘲笑他,走到他面前却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他那一身真的特别好看…
我忽然觉得似乎粉色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


Q:你有关于他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萨:某天晚上,他打电话告诉我能不能去接他,他坐过了站并且他说他怕黑
我在电话只尽情嘲笑他好一番,只是为了过过嘴瘾抒发下内心的不满,毕竟他来了我就不是团宠了
我没去接他,继续躺在床上刷微博
我看到了他今天刚刚和郝给力拍的那个视频
有什么会哭的事情?抱着玩笑心态点开
我却愣住了
他讲述了他在阿根廷的遭遇和他离开阿根廷的原因以及穷游欧洲的过程
我知道他为什么怕黑了
我知道他为什么不敢自己走夜路了
回想他刚刚的电话,声音都是颤抖的…
我刚刚怎么没听出来!!!
我抓起衣服便冲了出去,给他打电话刚刚得知他大致的位置,他的手机却关了机
我搜出那辆公交车的路线沿着公路找他
从来没有如此慌张过
我在路边看到了瑟瑟发抖的他,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波波,我来接你了”
我抱住了他,揉揉他的头发告诉他不要害怕
他也回抱了我,抱的很紧,似乎他松开的下一秒我就会消失
“我们回家吧波波”


这一路上有我,你不要害怕


一路上他都紧紧抓着我的手,他的手冰凉
可我并不想松开


“很抱歉,我不知道那件事情…”
帅波摇摇头“没事啦,反正你来接我了”
他笑了
笑容依然明朗
仿佛没有经历过那样可怕的事情


Q: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萨:我没能参与到他那段令人心酸的历程
但我愿意尽全力守护他美好的未来


哦尽管如此
我仍然会不承认他比我好看


END
————————————
感谢你们能看到这里
你们和他们都是美好的存在

不白-404NotFound:

年度都市妯娌悬疑心理大戏

《后视镜》


“明明是蹦迪累瘫了还装作辛勤工作的样子以胁迫未满十八岁的本儿童开车送两个醉鬼回家洗脚”


主演:装睡cp 盯哥狂魔


p5p6为贱虫情头“你永远叫不醒一对装睡的男人

p6p7为骨科情头“我倒要看看大兄弟你葫芦里卖的什么把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icket:

靠在后门学习的学长和透过窗户被吸引的学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