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un

Evak💜
冬盾冬💙
贱虫(加菲虫RR贱)💚
孙宁💛
Evanstan❤️
万白💗

【直男的天敌】 (万白,短篇完结)除了人物都是假的~

Vicky:

王昊很久没上过热搜,准确地说,是很久没和白曜隆一起上过热搜。
他一直以来就是一个低调内敛的人,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干脆装出一幅对谁都冷淡的样子。理性到极点的他连对待感情都谨慎小心,但当他遇到那个白色的又有可爱的团子时,他乱了方寸,甚至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
他偶尔会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他的。
但是他没办法劝服自己直的比红花会第一男模的大长腿还直的性取向。

红花会第一男模外号崩天白龙,当然,这是他自己自称的。熟悉他的人都往萌里喊他,什么小白傻白二白。除了王昊偶尔和他拌嘴时会叫他高压锅精,以此嘲笑他独具特色的笑声。而每次这个时候,小白就会特别不服气的来一句。
“万万你不能仗着我喜欢你就欺负我!”
团子撅着嘴,红唇齿白的与少年的气息相映成辉,一幅委屈兮兮的样子令周围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兄弟,你有危险了。”
贝贝感叹着拍了拍某万磁王的肩膀,想着王昊的身体受不受得住。
“我才没欺负你。”王昊高冷如鸡,动作极其不自然的把帽子往下压,又把衣领向上提,只露出一双看不出情绪的眼睛。

我要是不喜欢你我鸟都不鸟你,更别提给你取外号了傻团子。

某万磁王以为自己是个很淡定的人,但没过多久后来自己也认命了,他是个淡定冷漠的人那是在认识白曜隆之前的事。
所以当白曜隆一脸求抱抱的表情过来撒娇让王日天大哥带他出去闯闯时,对外面乱七八糟的选秀节目毫不感兴趣的他瞬间就点了头,然后假装高冷的不去看一旁笑的像朵花一样的某个糯米团。
真可爱,看着这么软不知道亲起来软不软。
然后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行,我是个直男。
这是王昊在认识白曜隆之后第四十五次告诉自己。

到了中国有嘻哈之后王昊才发现,事情有点跑偏的感觉。
明明是带小弟出来见世面,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带老婆出来遛弯秀恩爱的感觉。
心里想是这么想的,对面采访问选一个人一起旅游时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小白。
“冠军和小白哪个重要?”
“我来比赛不是为了拿冠军……”
“雏田的小白哪个重要?”
“其实他们两个挺像的……”
“有人质疑小白的实力你怎么看?”
“他可是小白,才不用别人指手画脚。”
“说一下小白身上的缺点?”
“太……可爱了……”
于是瞬间网上的各种cp粉炸开了锅,隔壁的肖佳搂着谢锐韬的腰投给他一个我懂得的眼神,他感觉事情不对头,说好万年大直男的呢?
但是又好像还挺不错的。

事情发生的那天晚上他刚刚看完粉丝们剪辑的万白互动镜头。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原来两人之间一些他习以为常的动作在外人的眼光看来这么暧昧,他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突然想起之前贝贝给他取的外号。
“我觉得你不应该叫万磁王,你应该叫别扭王。”
他打开直播,没过五分钟粉丝们就几乎挤满了直播间,屏幕上一片眼花缭乱各种送礼物送金币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仔细看看下面粉丝发的弹幕,十句话有九句话都在问,
“小白呢?小白为什么不在?”
然后公司派来的助理这时候敲响了酒店的门,他带来一个对王昊不知是好还是坏,对白曜隆绝对是坏的消息。

白曜隆是从小被宠到大。
在家里父母宠着,不让他做任何他不想做的事,衣服鞋子配饰吊坠车他想买什么都让他买。长大了进了红花会,又因为天生软萌到不行的性格和极高的天赋理所当然的成了团宠。
他看起来傻,笑起来傻,其实他心里精明着。
他一直都在追随着一个人。
很多年前在西安的一个现场听到王昊的声音时,他就觉得自己沦陷了,彻彻底底的掉进名为pg one的陷阱里。
对于自己有的那点旋律小天赋,他更多的是庆幸,这样好歹自己可以靠近那人多些。
后来王昊笑着和几个兄弟说他的确是个玩旋律的天才,他看着王昊笑的灿烂,突然想起不知道从哪本书里看到的话。
“一句你好,就已沉沦。”
所以他跟在王昊身后走了许多个岁月,万万长万万短的叫着,冲他撒娇卖萌过也犯过傻生过闷气。小心翼翼地享受着王昊给他的温柔,像只偷腥的猫,一点一点的汲取,从不过多的去索取,他生怕动作大一点就会吓跑他的万磁王。
他心想,这可能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

去参加中国有嘻哈是他一时兴起,毕竟自己的偶像当制作人对他来说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但他毕竟年纪小,见的场面少,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一群rapper她还是有些害怕。便抱着尝试性的语气去询问某个韵脚狂魔,结果后者丝毫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所以他按照惯例的,去买了几万块的衣服,一半以上都是精心搭配给王昊的。
王昊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在一旁憨笑,时不时发出高压锅那样的声音,艾福杰尼不止一次的吐槽过他。
“台上这么霸道的玩flow秀台风撩衣服,台下怎么就像个二愣子似的??”
没办法嘛,谁叫他的万万对他这么好。
原来他想跟我去旅游,次次次~
原来我比冠军重要,次次次~
原来我和雏田一样重要,次次次~
原来他认可我的实力,次次次~
原来他觉得我可爱,次次次~
王昊含糊不清的态度,让没有经历过什么情爱的白曜隆以为他也对自己有着同样的感情,所以他顺理成章的,把手机密码换成他万万的生日,壁纸换成他万万的睡颜,动不动就求抱抱,求亲亲倒是比较怂不是很敢。

“最喜欢的人吗??那当然是万万啊。”
那时白糯米团子在直播里这么和粉丝说道,突然之间,房间门被王昊打开,白曜隆来不及说提醒他正在直播,就被王昊一句话堵住了嘴再说不出话来。
“老白,够了。”
他今天把帽子压的特别低。
“我们只不过是好兄弟,不是吗?”

公司的高层觉得两人偶尔卖卖腐可以增加点知名度倒是不错,但如果弄假成真,谁知道会不会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
所以助理说,“希望以后你们两个适当的保持一下距离,哪怕是台面上假装一下都好。”
千年大直男听着觉得有些胸闷气短,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再戴着口罩,不然会更喘不过气。但过了没五分钟他就把窗户全部打开,他在心里咒骂酒店的通风不好,不然他怎么心里这么闷。
太闷了,差点儿让他窒息。
搞毛啊,他本来就是个直男,什么叫做台面上假装一下都好,喜欢一个大男人这种事情他死活都不承认。
说着他把自己的小号退出了白曜隆的直播间,跳转回主页后小号名称那一行赫然显示着:别扭王。
都是些什么玩意。
王昊想着,走出了房间。

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人在直播里吵了起来,糯米团子说万磁王不负责任出尔反尔,万磁王一脸冷漠说自己从没说过任何需要负责任的话。
“王昊我真他妈瞎了眼喜欢你,你就是个胆小鬼你就是怂,你不仅怂你还渣!”
那头晚上王昊一整晚都没有闭眼睛,他脑子里不停的回放这句话,还有白曜隆红红的鼻尖和委屈的语气。
可他还是觉得闷。
明明事情得到了解决他依旧觉得闷的快要窒息。
“老贝,我该怎么办?”
他掏出手机,往真正意义上的好兄弟微信发了这么一句话。
“你活该。”
那头很快就回复过来,王昊皱了皱眉,把手机往旁边一扔就躺回了床上。
他可能不是直男了。
这是他遇见白曜隆以来,第一次这么告诉自己。


事情一晃过去两个星期,他们两人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让节目组的后台总是充满尴尬,公司的高层似乎有了后悔的意思,但已经覆水难收。就连平日旁若无人的某对情侣名夫夫都安分下来,更别说微博上两家本来和和满满一家亲的粉丝撕成了什么样。
王昊也有想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哪里出了差错,但是他一时半会想不出什么解决方案也摸不清思路,就索性放到一旁不管。
结果这时候突然蹦出了一个热搜,王昊定了定睛,发现自己的名字和白曜隆的名字居然在同一个热搜里。
他有点纳闷,自己只不过发了条日常的微博,难不成小白也同时发了条微博?就算是这样又有什么好上热搜的?
他点进去以后就后悔了,巴不得给自己两耳光。
他自己发的日常微博里竟然赫然出现了白曜隆三个大字,仔细看看才发现原本是想调侃贝贝不要脸,结果这两个词拼音缩写相同,愣是装了两礼拜高冷的人输给了默认输入法。
贝贝在他的评论里非常欠扁的留言道,
“老万啊,你还是被默认输入法给卖了啊,敢情你这段时间是天天到处搜索某人的名字啊??”
王昊万年面瘫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贝贝说的一句都没错,他每天晚上都在搜索栏里搜小白的名字,明明微信还是置顶,他却再也不敢给那人发什么消息,每天晚上看着小白很久以前给自己发的晚安万万亲亲然后自言自语的回一句晚安才睡,备注名从小白改成白曜隆又改成团子,最后死活不给别人看的还成了小傻瓜。
我不是直男。
王昊在和白曜隆闹翻之后第一百二十八次在心里对自己说。
”我真挺喜欢白曜隆的。”
此刻坐在休息室里,他这么多天第一次开口说话了,声音不大不小,却把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然后坐的最远的那颗团子便站了起来,一米八几的身子一下扑进笑的特别坦荡的某万磁王怀里。

“真的,很腻,很过分。”
某著名女rapper接受采访时表示她被秀的眼睛疼,一旁经过的谢锐韬表示不服,他和他家豆芽甜多了。
然后王昊和白曜隆又开始了连体婴儿的生活,晚上抱着睡早上抱着醒,刷牙靠在一起洗脸恨不得帮对方擦脸。
公司撒手不管两人,导致中国有嘻哈直接变成中国有万白。各种采访剪辑视频直播满天飞。

白曜隆再次打开直播的时候王昊坐在他旁边,两人在镜头前面笑的渗出蜜来,白曜隆说王昊笑起来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
此时不甘心的粉丝还在叫嚣着问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小白吃一垫长一智,张口就要freestyle道他俩是最好最铁的homie,结果被王昊一把捏住下巴亲了上去。
等到白曜隆已经缺氧到发晕脸色潮红到不行,直播间里粉丝们疯狂到服务器直接瘫痪,王昊才放开他,白曜隆顺势把头埋进他怀里,像个高压锅精一样笑了起来。

果然看着软,亲起来也软。
某万磁王贼兮兮的偷笑,收紧了搂住高压锅精的手。





(⁎⁍̴̛ᴗ⁍̴̛⁎)最近一直在写豆t,感觉忽略这对小可爱太久了哈哈哈哈哈,就放个小短篇缓解一下自己的脑洞好了~万白真是可爱啊~不过记得不要上升真人哦,⁄(⁄ ⁄ ⁄ω⁄ ⁄ ⁄)⁄




评论

热度(190)

  1. 我大约是脆的Vick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