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un

Evak💜
冬盾冬💙
贱虫(加菲虫RR贱)💚
孙宁💛
Evanstan❤️
万白💗

万白的生活(1)

138823:

ooc


……没有写文的动力


……只想看文


……老万啷个攻为啥不站万白!贼委屈……


――――――――――――――――――――――


白曜隆是个富二代,所以他可以自信的说出,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可以不管价格果断入手。




但是白曜隆没有说出口,有一样东西是他买不到的,即便他已经觊觎很久了。




白曜隆喜欢王昊的眼睛。是的,白曜隆觊觎王昊那双卡姿兰大眼很久了,也不是因为羡慕王昊眼睛大,而是当王昊用那双大眼看着白曜隆时,白曜隆就觉得自己可能游不出来了。




至于为什么是游不出来,因为在白曜隆还是崩天白龙的时候从文艺的小女友嘴里听过一句“暗恋是条长河,游过一次便是一生。”





彼时的白曜隆只是诧异于小女友为什么能说出这么贼麻的话,并且自信于自己天赐之子绝不会有暗恋的时候,毕竟自身条件太高没办法。于是现在的白曜隆只能在碰到王昊后甩自己个大嘴巴子懊恼这嘴瞎立什么flag。




没错,白曜隆不止喜欢王昊的眼睛,更喜欢这个人,于是他便义无反顾投入王昊那双深沉的眼眸。




为了得到这双眼睛,白曜隆开始游线织网,慢慢渗入王昊的生活。




刚开始的时候,王昊只会冷冷的带着不解的眼光审视这个一大早就为自己送来早饭的少爷。因为晚睡早起的不耐在瞧见白曜隆甜腻的傻笑和在冷空气下有些干燥的嘴唇时也收敛了些许,不自在的压低了帽瞻,伸手接过早饭礼貌道谢后便毫不留情关上了门。





第一次白曜隆在贝贝那里得到的王昊家地址送去千挑万选买的早饭,结果别说喝水,连门都没有进去。但是白曜隆作为绝不放弃的五四好青年,决定了的事即便千辛万苦也是要接着干。






等王昊再开门看到白曜隆傻笑的样子时,已经可以不戴帽子大方露出自己还未洗漱的样子。并且熟练的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毛拖鞋甩到白曜隆面前,打着哈欠满不在意的接过早饭。





白曜隆对自己在王昊家得到的新拖鞋很满意,因为不仅是自己最爱的粉色还很合脚。白曜隆觉得早起的大半个月白雾茫茫的冬天很值得,因为他终于可以和王昊一起吃早饭了,并且拥有了自己署名的东西在王昊家,即便那是一双粉色拖鞋。





王昊再一次埋头喝粥试图让自己忽略头顶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吧唧 吧唧”。再三忍耐后,王昊决定提醒这位少爷乖乖闭嘴,可抬眼看见白曜隆带着一层薄油的嘴唇和一脸幸福的吃着油条,生生把话咽了下去。于是王昊每天清晨就在吧唧嘴的BGM下享受着相当可口的早餐和某人阳光灿烂的笑脸。




一连和王昊吃了很多个月早餐的白曜隆觉得自己可以把活动带到户外了。





王昊疲惫地倚在二楼栏杆旁,心中无限懊悔为什么要答应白曜隆外出逛街,并且不拒绝一次又一次愚蠢地更换他觉得适合自己的衣物,还不如在家写词或者追番。瞧这向自己这边走来的一脸得意嘴角上扬手中还拿着衣服跃跃欲试的白曜隆,王昊生生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白曜隆很满意王昊试的每一件衣服,因为王昊在试穿上衣服后都会用认真的眼神盯着自己,就像在询问自己的意见,白曜隆很喜欢王昊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就像这个人是自己的一样。






得了新衣服的王昊本着人道主义请了白曜隆喝酒。





跟王昊吃过饭,逛了街……被主动邀请喝酒却是第一次,白曜隆除了惊讶更多是心花怒放。因为谈了些个小恋爱的白曜隆觉得,王昊主动请喝酒四舍五入的话下次说不定就可以不可描述了……






“次次次次次次”王昊瞧着偷摸摸笑成漏气高压锅脸颊绯红的白曜隆觉得很头痛。没想到浪里小白龙居然一瓶倒,枉费自己一番心意无人懂。





于是同为五四好青年的王昊再次本着人道主义伸手拉了拉快要笑趴到桌底的白曜隆,并且决定让他睡上自己的大床,在没有洗澡并且满身酒臭的情况下。





白曜隆觉得自己浑身软绵绵的,看什么都有点发晕,连带着头顶的白织灯怎么都像夜厅一样开始打闪了呢。被人往上捞了一把,白曜隆对上了一双眼睛。明亮亮,暖洋洋的就像小时候被树枝割伤,母亲轻轻拂上的双手连带着伤口都是泛甜的了;也像小时候喜欢的隔壁班小姑娘递给自己一颗甜了好几天的糖。





“你能把这个送给我吗?”白曜隆心想只要得到这双眼睛,把它放在自己身上,然后用它去看王昊,那么王昊总会被自己温暖吧。就像最炙热的阳光总会融化最坚硬的寒冰。




王昊听着白曜隆近乎虔诚的语气还有放在自己眼睛上轻轻摩擦的干燥而温暖的手指,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个不能给你”。





“为什么?我有钱,我什么都可以给你!”被拒绝的白曜隆无意识地撅起嘴唇,语气幼稚的如同得不到玩具的小孩和大人不满的争执。




“什么都可以?”




“当然!”




白曜隆终于得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眼睛,而他自己也失去嘴唇。


――――――――――――――――
彩蛋:


“什么都可以?”王昊抬起手,从过长的袖子中伸出拇指轻轻放在白曜隆因为饮酒后湿润红艳的双唇上来回缓慢的摩擦。


听着耳边低沉犹如诱惑的声音白曜隆不假思索地回应“当然”。


“好。”白曜隆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嘴唇被吮吸的有点疼。


白曜隆觊觎王昊的眼睛所有人都知道,但王昊什么时候觊觎白曜隆的嘴唇却无人知晓,不过我们知道白曜隆所说的不可描述很近了,但愿不会比嘴唇更疼。

评论

热度(126)

  1. Lil gun易燃易爆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