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un

Evak💜
冬盾冬💙
贱虫(加菲虫RR贱)💚
孙宁💛
Evanstan❤️
万白💗

TMR同人-Thomewt:纹

时生的成分:故事书+乌鸦人:

[想想欧美的那些常用设定自己都还没有玩过,但是一直不知道怎么写。于是今天在商店里看到那种假文身贴纸以后想到了一个梗,和Soul Mate梗很像,我记得似乎Soul Mate身上会出现名字。这次有所不同,希望可爱一点。]


 [本文主旨:告诉你,我就在身边]


 


 


Thomas坐在星巴克,他单手托腮盯着窗外的毛毛细雨,抿了一口万圣节特别推出的南瓜味拿铁。对面的Chuck撕下牛角面包沾着热巧吃,这让Thomas有些适应不了的皱起眉头,可是Chuck说这是他最爱的吃法。


Thomas从把目光转向排队的人群,这个时间客人有点多,人们总想要在这逐渐转凉的天气里来一杯热饮暖暖身子。和Thomas碰上目光的Teresa笑着挥了挥手,Thomas略微尴尬的在桌子上抬起几根手指动了动以表示回答。


他们约在星巴克讨论今年万圣节的准备,一部分人决定开化妆晚会,一部分人决定去游乐场体验鬼屋,还有一部分人决定去酒吧逍遥一夜,总之大家意见在万圣节来临前的两周依旧没有定下来。顺便说万圣节从来不化妆的Thomas,因为今年在大学比赛上和Gally打赌输了,所以被Gally要求化妆成一只狼人,简直愁死了Thomas。


 


“我们来晚了,抱歉!”Thomas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Minho从他身后蹦了出来。亚洲男孩在空位上甩下带着雨点的外套,一脸并不怎么诚意的道歉,“路上有点堵。”


“我们也没等很久,别废话,你们快去买!”Thomas懒洋洋的抬起身子顺势伸了个懒腰。Minho咧嘴笑着跑向排在队尾的Teresa,他们前面起码还有七个人。


这让Thomas不自觉的目光跟随着看过去。他看到随着Minho的靠近,Teresa左侧的脖颈下T恤里慢慢生长出一支蔓藤图案的文身。


蔓藤很细腻,带着古典优雅的曲线随着显露而一点点带出叶片和花朵,直到攀爬到Teresa的左脸脸颊的下方收尾。文身是柔和清淡的颜色,浅葱绿和樱花粉。


在文身完全显露出来的那一刻,Minho搂上了Teresa,两个人甜蜜的接吻。Minho转身站到了Teresa前方,彼此深情的面对面凝视。


Thomas可以看到在Minho右侧的夹克领子下面,一样的蔓藤文身绘在他的右侧脸颊,使得面对面的两个人无痛镜子死的成为了一组对称的图形。


 


“很羡慕?”Chuck的声音传入Thomas耳朵,这让Thomas有些窘迫的回过头。


Thomas撇着嘴露出一副不太在乎的样子,用指节无目的的扣了扣咖啡杯边,再次抿上一口南瓜味。最后他对着年轻的男孩点点头,反问,“难道你不羡慕吗?”


Chuck用纸巾擦了擦手和沾着热巧沫子的嘴角,“当然羡慕。不过我想我还早着呢…”男孩叹口气。


“别泄气,兄弟!”Thomas赶紧安慰好友,“你看,我不是也没找到我的另一半么!我的文身从来没出现过,”他顺势瞥了一眼Minho和Teresa,“他们只是极其幸运罢了。”


“但是你不能否认他们太过于幸运,简直就是命运故意安排的,”Chuck耸耸肩,随后和Thomas一同对那边那对情侣投去羡慕不已对神色。


 


如果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出现,你的文身就会伴随着对方靠近而显露。文身就是一个向导,它会告诉你你的另一半就在附近。


这话是所有人从小就会知道的。


Thomas看到过自己父母的文身,他们的在手背上,是一只驯鹿踏过草地树林的圆形剪影。Thomas觉得那样美极了,尤其当父母牵手时,清晰华美的文身从手背中间向外舒展,最后在十指相扣后深深的刻入。


文身只属于命中注定的两个人,而且只有在他们彼此靠近的时候才会出现。就好像在宣布他们的彼此之间的距离无人能涉入。当彼此之间拉开距离,文身也会随之消失,在社会上那是一种保护隐私的现象。等再次距离缩短,文身就好像化学反应一样会再度回来。直到两个人靠在一起,文身才真正完成。


每对情侣的文身都会和对方一样,而且在彼此的对称位置。这很好的诠释了“另一半”的含义,偶尔也会有“镜中人”这样的戏称。


另一方面,人们纹身的位置,大小,花纹也都不一样,每对都独一无二。偶尔Thomas思考那些在衣服下面显露文身的人一定很苦恼,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何时文身会出现,而自己是不是已经和命中注定的那一半错过了…Thomas衷心祈祷自己不会那样!


 


Thomas和Teresa从小学就是朋友,小的时候都两个人还天真的以为彼此可能就是对方的另一半,直到他们知道了这件事。Thomas失望透顶,因为他和Teresa在一起的时候搜遍了全身也没有看到文身出现。(那时候他们一起去上了儿童游泳课)


“也许文身会刻在我们的脑子里,或者骨头上,或者心脏上!”Teresa安慰Thomas,他们甚至彼此伸出过舌头检查,还有盯着对方眼珠子看。


“亲爱的,文身只会出现在大部分可视皮肤表面,”Teresa的妈妈语重心长的告诉两个孩子,“这是科学家们证明的。而且就连头皮上也不会出现,一般都会在比较明显的地方。”


“这太狡猾了!”小时候的Thomas抱怨连连。


 


然后这个定理很快成立。在上了初中,他们班转来了一个韩裔男孩Minho。当时进到班里的时候,他和Teresa的脖子上就同时出现了蔓藤的文身,此件事班级和学校里引来了不少骚动。


彼此和另一半会相互吸引,这是不变的定理。


在Minho进室的时候,他就和Teresa撞上目光。无庸置疑,他们相互都被对方深深吸引,毕业的时候还在学生们私下里被评为这一届最可爱情侣第二名。


这件事让Thomas嫉妒了整整一个初中。


但是他喜欢Minho,这个风趣大胆又开朗的亚裔男孩让Thomas的学校生活一点也不寂寞。Thomas和Minho很快成为了死党,而且彼此相当重情义,因此Thomas最后说服自己只要祝福自己的两位好友幸福便好。


虽然这样说,但是Thomas还是很羡慕他们,尤其当俩个好友在一起的时候。看着他们的命运的蔓藤文身下接吻,弄的Thomas总是脸红尴尬。


“Tom,你一定会找到你另一半的!两半之间会彼此吸引,就像我和Minho一样,”Teresa一日拍着Thomas的肩安慰,“按照科学鉴定,百分之七十七的人都会在一生里找到,只是时间和缘分问题,你耐心等等。”


当然,法律哪条都没规定人们一定要和自己的另一半并且永远在一起,否则死刑。一些人的另一半也许会在遥远的另半球永世不得相见。一部分人在无法寻找到另一半的时候会普通的自由恋爱。不过如果爱的很深,文身会转移对象,随后出现在彼此身上。


当然也有找到另一半后又分手或者离婚的例子,毕竟人心还是变化多端。当他们对彼此坦白关系破裂以后,相互吸引的感觉便不在强烈。可文身并不会因此而消失。如果其中一方找到另一个真爱,文身就会从以前那个人身上消失(意思就是当他们再相遇的时候并不会显露以前的文身)取而代之,找到真爱的那个人会和他现在的情侣显露出一对全新的文身。


Thomas相信着那百分之七十七的几率,却盼了好几个春夏秋冬。


 


“不知道我的文身会是什么样子,希望不要很丑,”Chuck喝了一口热巧,他的嘴边沾了一圈巧克力,“我曾经看到过一对低年级的,他们是两个巨大的黑色叉子刻在眉角上…他们彼此都在那边留了头发遮挡。”


“真是难以想象…”Thomas幻想那个画面,这也是他担心的问题之一。他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示意Chuck擦掉,然后自己撑在桌子上摩擦双手,“说不定我们现在衣服下面就有哪里显露出来。额,我不是说我和你是一对的意思。我是说,也许我们的另一半正在这家店买咖啡。”


Chuck耸了耸肩膀,“你不能指望我现在脱衣服检查一遍吧?或者我现在去厕所?”


“省省吧,”Thomas笑出声,“反正如果是真爱,文身是可以转变的。虽然我还是希望能遇到命中注定…总之,有足够的爱就好了!”


此刻Minho他们端着自己的咖啡回来,两个人都是抹茶拿铁。他们入座以后彼此的文身在两个人中间相对展现,看起来绝妙极了。


 


最后讨论在三票的化妆舞会下解散,而Thomas去电影院看恐怖片那一票落空,原因是那天他们附近的小影院一定爆满。


“我们可以订票!”Thomas摊开手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少数服从多数是你说的,”Minho咯咯笑着,“而且我们在屋子里一起看恐怖片不是比一群人挤着好玩多了吗?”


Thomas垂头丧气,新上映的恐怖片可是需要很久才能找到资源的。


一侧Teresa胜利的对Thomas挤了个眼睛,“多叫点人就会有趣起来!联系和招人的任务就交给你了,Tom。”


“为什么是我?”Thomas无可奈何的扶住额头。他不是很会召集人的那种,而且总是被拒绝或者放鸽子,有过约好八个人当天变成三个人的经历。


“因为你投票输了吗,”Teresa一脸一所当然,“最少也要再叫五个人。”


听着Thomas喉咙里发出来的抱怨,Chuck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下,用眼神告诉Thomas他会来帮忙。这让Thomas心怀感激的看过去,并且心里默默发誓要在那天订Chuck最爱的夏威夷披萨作为回报(而Thomas最讨厌夏威夷披萨上的菠萝,所以一般聚会时他都不让Chuck订)


 


从星巴克离开,Minho开车载着Teresa去商场买化妆的衣服,而Chuck要去他同学家参与学习小组,Thomas一个人走去了公车站决定回家补觉。


毛毛雨不停,他套上了衣服帽子。车站人很多,他排在队伍里。看着不是他乘坐的那路公车进站,下雨天挤公车的人也不少。


Thomas瞥向坐在公车站棚子下,他注意到一个红发女生那七分裤下的小腿上出现了漩涡一样的文身。文身按照漩涡的方向一圈圈快速浮现,直到公车上冲下来的另一个短发女孩上前抱住了红发女孩才让文身停止,此刻一个完整的漩涡图案展现在女孩腿上。即使短发女孩穿着长裤,Thomas也直到她就是红发女孩的另一半。看着两个女孩搂着彼此肩擦身而过,Thomas心中有些嫉妒。


Thomas随着队伍缩短而移动了几步,他无聊的拿出来手机刷着Twitter,但是没什么有趣的内容。他注意到人群再往车来的反向看,他回头看到被挡在红灯那边的公车并不是他的车子,这让他很失望的再度低下头。


 


然后他发现不对劲。


自己拿手机右手手腕上出现了一个淡淡黑边金心条纹编织的黑桃图案,黑桃的尖端指向手背。


黑桃图然越来越清晰,接着黑桃两侧开始延伸浮现出那黑金并存的法式花边纹路。纹路从模糊未完成的末端带着精致入浪般翻起的边角,宛如鸢尾花花瓣的图案浮现缠绕上Thomas的手腕,好像一条正在编制的手链。


文身?!


这毫无疑问就是Thomas的文身!


Thomas倒吸一口气,似乎空气里的凉意瞬间被他体内的热度吹散。他感到胸口猛的被心脏击中。


 


这是我的文身!我的文身浮现出来了!


我的另一半就在附近!他在接近!


Thomas急切的转过身,扫视周围的人群,但是没有人和他反应一样,甚至后面的人因为他突然转身而嫌弃的瞥了一眼。


Thomas并不在意,他低头看着文身。纹身没有消失,所以不是车站外走动离开的人或者街道上高速行驶的车辆。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公车进站,文身停止。文身因为Thomas和另一方的距离而并不完整,手腕内侧还没编织完。


可以确定的是,那个人并不在排队的队伍里,那么可能在公车上?


下车的人三三两两从人群的长队里穿过。Thomas举着手腕不知所措,来回转身尽可能和每个路人的位置对照,可是一无所获,文身没有气色。


 


突然文身开始缩短,就好像时间倒流一样。黑与金的纹路随着它们之前生长的道路而后退,散开,消失。


不!不!不!Thomas握住手腕但是无法停止。对方在离开——…?!


公车启动,离开车站——…!


他在公车上!


 


“Hey!”Thomas当下冲出了队伍对着公车大喊,他无视周围人投来的诧异目光,拔腿开始追车。但是公车已经开出了一段距离,司机根本不会停下。


“Hey!停车!等等,我要上车!”Thomas竭尽全力挥动手,但是公车弃他而去。


Thomas不能停下,他期待这个时刻很久了。他要见对方!一定要见对方!Thomas大脑里不停这样想着,脚步不停的踩过潮湿的地面,手机几乎要从手心里被甩出去。


他举着右手看着手腕,伴随公车开快,文身缩得越来越短。不行!追不上!


Thomas感觉自己已经加速到最快,几乎大脑控制跟不上双腿交换的速度,他无法判断自己依靠什么而运动着。奔跑让他双脚麻痹,空气在他胸口滚动。也许他现在去参加学校的跑步测试一定可以拿个最高分。


他还想对着公车大叫,可是根本喊不出声音。他尽可能绕过路人,一些人被他吓得后退避开,结果Thomas来不及刹车说句道歉的话就已经冲出去了好远。


他盯着自己的手腕,随着自己加速,他和公车的速度进行着拉锯战。而文身很明显的显示出来这个情况,只见那模糊不清的双侧纹理时而加长,时而缩短,颤抖着就好像正要回放的交卷突然被卡带。


这是一个好现象,Thomas鼓励自己没有跟丢。


随着一个红灯,文身伴随着公车减速而开始生长。


“好样的!”他握拳叫出来,看着自己不断缩进他被公车甩掉的距离,而此时他跑去哪里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还差点被自行车撞了。


可是公车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红灯就给他停下呢?等交通等换色后,公车再次开走,Thomas眼巴巴的看着文身不稳定的往黑桃方向收缩,他被冷空气弄痛的胸腔使得他非常难受,不过他还是尽可能的加快跑的速度。


 


好在公车在下一站停了下来,Thomas急切的等过了人行横道的灯。他避开路口等另一侧灯的人们,向从公车上下车的人群奔去。他插入人群里,抬着手腕四周转,看起来就好像他戴着一个雷达手表。


不过文身再次延伸到手腕里侧就停止继续,两头模糊的末端依旧隔着几厘米无法相遇。


那人可能还在车上,Thomas一个箭步冲去公车前门,掏出月票刷卡上车。等站定脚步以后他才找到时间喘口气,胸口极疼,几乎要出汗。司机一脸见鬼的表情瞥着这个追车的小伙,却什么也没说。


Thomas往车里挤了几步,随着车子启动他不稳的抓住栏杆。他被人群挡在那里,看不清车后方的情况,他目光来回搜索,可是每个人看起来都很淡定。


难道对方没注意到手腕的文身吗?那个位置明明很明显啊!


 


Thomas烦躁的回头看向右手,心底一沉。


文身在消失!那个人下车了!简直晴天霹雳,Thomas以为自己这次绝对不会弄错对方的位置。也许对方恰好他上车的时候下了车了?也许对方因为看到文身所以特意赶了下来,却想不到Thomas已经上了公车?


后悔和无奈几乎让Thomas欲哭无泪。


可是下一秒Thomas注意到了,文身就和他追车时一样。颤抖着,好像在强硬拉着那文身不要缩短。Thomas懂了,那个人注意到他了,他知道Thomas在车上,所以他选择了和Thomas一样的行为。


他们没时间和那些下雨天打车的人抢出租车,唯一能抓住命运的只有他们自己的双腿,奔跑是他们彼此的力量。


Thomas尝试在四周都是人墙的情况下从缝隙里看向窗外,但是他的位置和角度是百分之百看不到被公车甩在后面的人的。Thomas心急如焚,几乎灼烧他的大脑,现在公车根本不会停下。


 


遇到红灯车停下,可是文身却没有好转,那个人被落了很远,现在单侧的纹理距离黑桃短距离只有4厘米不到。


4厘米。


5厘米。


Thomas盯着慢慢生长的文身眼珠子都要瞪得掉出来了。


绿灯,车开起。


6厘米。


5厘米。


4厘米。


3厘米…


该死的!快停车!Thomas几乎要爆发出来。他按耐不住的硬生生挤过人群到了后方下车的门口,恨不得一到站就飞下车子。


 


可悲的是,这两站之间相差很远,因为中途要过一个运河大桥。Thomas感觉每一秒都很难熬,他握住的栏杆已经发热,手心出汗,舌头因为紧张不停舔着干涩的嘴唇,腿按耐不住发泄般的抖动。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抬头确认窗外的景色,第一次希望这个桥可以不存在。


因为上桥的斜坡,Thomas的另一半明显被甩去了很远。距离越来越大,文身越来越短。


即使纹路挣扎般的想要从黑桃中爬出来,却毫无抵抗力的被黑桃图案硬生生的拉扯回去。Thomas用另一只手的拇指狠狠搓着手背,似乎可以按住不让它动,但那是不可能的。


两侧的快速花纹消失。


几秒间文身缩短。


然后只留下黑桃。


黑桃的花纹在变淡。


黑桃在消失。



 


黑桃消失了。


Thomas牙齿几乎咬碎,他瞪着恢复原样的手腕,无法控制的剁了一下脚,引来一片责备的目光。


公车跨过长桥,穿过两个路口,终于在拐角后的车站停车。Thomas第一个从门口跃下,刚落地就跑起来。他腿因为刚才的奔跑发酸,胸口呼吸沉重,可是他不在乎,笔直按照原路冲去大桥。


他相信这是他跑过最多的一天,但是他希望一却都值得。


手机塞进牛仔裤,他现在根本没时间通知朋友和世界他即将要迎来他的另一半了。不过想到这里的时候,Thomas觉得脚步轻松很多,心情开始明朗。他知道对方也在向这边靠近,他们就会在中途相遇!


 


越过第一个路口,接着第二个路口。


Thomas跳上大桥,和开来的车辆反方向的跑着。他踏过在行人道上堆积的小水洼,溅起来的水弄湿了裤腿。他的帽子早就跑掉,毛毛雨迎面打来弄湿了他的头发,此刻他看起来很是狼狈,不过他目光里却满满期待!


桥下的河映照着并不晴朗的天空,灰蒙蒙却很安静。围栏随着Thomas的奔跑而在身侧闪过,模糊的连接在一起,地上被乌云夺去了影子。


 


抬起手腕,黑桃展现出来,接着是那黑与金混合的漂亮法式花纹,如同一个精致编织的花边手链,开始交错延伸缠绕。


随着花边逐渐加长,两头绕过手侧在内侧相对而行。


越来越近,越来越完整!


这个文身想要完成它自己,手链想要最终连接在一起!


黑色相互缠绕,金色相互连接。


花纹编织的文身最终相碰,勾勒出对称的弧度,漂亮向着内侧挑起,完美的成型。


那是一个带有天鹅颈部般柔美的曲线,在勾起的内侧呈现出片羽造型来结尾的桃心。


和外侧的黑桃相对,里侧由一颗红心相扣。


 


他们的文身完整了。


他们相遇了。


 


Thomas站在那里,上气不接下气。他头发还接受着细雨的洗礼,水滴在他发尖上接连不断的滴落。


他看着眼前的金发男孩,和自己一样气喘吁吁,浑身湿透。对方从卫衣下露出白皙修长的脖子,发丝上的水在上面画出滑落过的痕迹。他的帽子随着弄湿的重量从后头滑下,一头金发被雨水压得塌了下来,略显凌乱的贴在耳侧和额头上。


金发男孩手里有一把伞,但是折叠起来挂在手上。Thomas相信打着伞根本跑不起来,这就是为何对方会和自己一样变成落汤鸡。他露出微笑望向男孩那如同牛奶巧克力般的眼睛,对方被雨水润湿的双唇在柔和的红色下露出羞涩的笑容。


Thomas都注意到对方脚步不稳的往前几步,Thomas按耐不住的快不上前,用挂着文身的那只手牵住对方。两颗心终于叠加到了一起。


终于见到你了。


“摔倒了?”Thomas瞥了一眼对方脏掉的裤子。


金发男孩没有抽回手,安静的在Thomas的手心下感受那与众不同的温暖。


男孩耸了一下肩苦笑,“追你的时候扭伤了。”可爱的口音,Thomas感觉自己脸部发热。


Thomas无法流畅的把呼吸吐息出来,太过兴奋。他另一只手搭上了男孩的肩,将其拉进靠入怀里。


“你追到我了,”Thomas微笑的轻语。


“你也追到了,”对方脸有些发红,在Thomas耳边回应。


 


于是Thomas约到了这次万圣节化妆舞会的第一个人。


然后他打出租车送自己的另一半回家。


再然后他们一起坐在客厅里聊了很多。


 


Thomas遇到了他人生的另一半。


那个有着柔顺金发的英国男孩。


和他一起在奔跑中遇到了彼此的心。


 


他叫Newt。












[备注:如果一方死掉的话,纹身不会消失,反而会在那时候浮现并且永不磨灭。就是告知远处的对方另一方离去,并且永记。而死去的一方会带着纹身下葬。]

评论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