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un

Evak💜
冬盾冬💙
贱虫(加菲虫RR贱)💚
孙宁💛
Evanstan❤️
万白💗

我的英雄(火TJ) 中

腐靈芝堅定支持MAO:



「Johnny,今天晚上要不要來我家參加派對,為了你,我特地找了好多漂亮美女喔!」電話那頭,Johnny的損友這麼問道。




Johnny把剛脫下的安全帽拿在手上拋呀拋,兩條大長腿跨在重型機車的兩旁,抬頭看了下頭頂的艷陽,脫口抱怨:「拜託!Matt!我在練車,而且現在才中午你就在想這些……」




電話那頭卻傳來陣陣驚呼:「這是我認識的那個Johnny Storm嗎?『中午』?你什麼時候在意過這個了,你這個二十四小時發電機!」




「我……」Johnny被損友堵了一下,覺得好像沒有辦法反駁。




「你該不會真的要從良了吧?」電話裡,他的損友又是驚呼又是嘖嘖,「最近大家都說你很難約,沒想到是真的?快告訴哥們是哪隻火圝辣小貓咪把你降伏了啊?」




「吵死了!」Johnny無法控制的在朋友提起「火圝辣小貓咪」的時候想起TJ那雙勾人的大眼睛,事實上,自從上次見面後,他就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不時的想起他,這讓他覺得有點煩躁,只好用大吼來掩飾心中異樣的情感:「我只是最近很忙啦!」




「拜託,最近天下太平,連警圝察都沒事做,你忙個屁!」他的朋友誇張的說。




「我……」Johnny正要反駁,手機卻傳來了有簡訊的提示音,Johnny一看,立刻匆匆結束對話:「我真的要去忙了,掰!」說完,便不容分說的掛掉電話,然後再度確認了一下那封簡訊,還是只有兩個字:「救我」。




「我一定要掐死他。」Johnny戴上安全帽以前這麼咬牙低吼道。




等到Johnny終於在一座公園裡偏僻的樹蔭下找到TJ時,晚霞已經妝點了整片天空,不知道是不是橘紅夕陽惹的禍,TJ抬頭看他時,他白圝皙的臉被烘的紅紅的,連眼眶都是紅的。




「你真的……」Johnny滿腔的怒意正要脫口而出,TJ卻直接打斷他了。




「沒帶打火機。」他搖了搖手上的菸盒,看著他說,聲音不再是那種繞著萬千情意的綿軟嗓音,平靜清冷的詭異。




Johnny頭一次發現原來氣到極限時頭腦真的會當機,他耙了一把自己的短髮,難以置信的問:「所以我現在是你圝的圝人型打火機嗎?Thomas James Hammond!」




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他!除了TJ.Hammond,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他!!!




被他吼了一下,TJ咬緊了自己的下唇,灰綠色的大眼睛委委屈屈的看著他,好像下一秒就會有淚水湧出似的,這讓Johnny一下子又生圝不圝起氣了。




他能感覺到TJ今天的情緒很明顯的低落,而且他看起來像已經哭過一場。此外,經過上次的經驗後,Johnny發現這些打不開酒瓶、沒帶打火機的藉口都不是TJ真正需要他的理由,Johnny覺得這更像TJ彆扭的撒嬌。




但他還是很生氣,Johnny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把他當成人型打火機,他寧願被當成人形按摩棒也不想當人型打火機──但他還是走了過去,在拇指上升起一叢火焰──當然他還是很生氣的,他絕對不會忘記這個恥辱。




TJ對他扯出一個幾乎看不出是在笑的笑臉,修長的手指熟練的把菸盒打開,卻頓時停住了。




「怎麼了?」Johnny疑惑的湊了過去,然後臉馬上就黑掉──菸盒裡一支菸也沒有。




Johnny有種深深的無力感:「你到底帶一個空菸盒幹嘛?」




TJ的眼眶又更紅了,小圝嘴委屈的噘了起來,肉肉的下巴鼓起來一塊,讓人想狠狠捏一把。




Johnny實在拿他沒辦法,只好嘆了一口氣,說:「等著!」然後轉身去幫他買菸。




Johnny邊走邊覺得自己真是窩囊透了,他一個全美最英俊、最厲害、最受歡迎的超級英雄,現在居然淪落到當買菸的跑腿小弟、當人型打火機的地步,這要是讓他的英雄朋友們知道,都可以拿來笑他一年了!




但這都不是最讓Johnny氣惱的。




他想,最好不要讓他知道是誰讓他的TJ如此傷心,不然他一定把他燒成渣渣……不,連渣渣都不剩。意識到有人傷了TJ的心,這件事才讓他氣到幾乎要噴火了,因為TJ流淚的模樣是如此的令他心碎,所以他願意當他的人型打火機,只要TJ能開心起來。




就在Johnny邊氣邊想的時候,他終於看到一家雜貨小店,他想也沒想的就過去和老闆說要買菸,那中年禿頭的老闆一抬頭發現客人居然是他,立刻驚喜的大吼:「Johnny Storm!霹靂火!我的天啊!我居然能看到你本人,你本人比電視上還要帥!天啊!我女兒超喜歡你的,你是她最喜歡的英雄!」




這個反應令Johnny非常滿意,也稍稍驅散了剛剛不愉快的情緒,於是他又露出那個風流的笑容,自顧自地拿起櫃檯上的筆就在牆上留下了自己的簽名,還一邊得意的說:「別客氣。」




那個老闆當然沒有抱怨,還一邊道謝,一邊把菸盒遞給Johnny,一邊還興奮的嘀嘀咕咕:「謝謝你。太神奇了,我居然能親眼見到你。今天是什麼大日子?來的都是一些名人!」




Johnny注意到他的後半句話,他裝作不在意的問:「喔?今天除了我還有什麼名人來這嗎?」




「有啊!不過,他們當然沒有你有名,你可是全美最厲害的英雄。」老闆由衷的讚美完,才接著回答:「今天中午國會議員Sean帶著他的一家人來這裡玩,他的兩個孩子都可愛極了,還有就是國務卿的兒子,那個TJ,你知道吧?他也來了。」




「喔?」聽到了那個他掛在心上的名字,Johnny疑惑的皺了皺眉頭:「他們一起來的嗎?」




「聽說是碰巧遇到的,不過他們一起經過這裡的時候,我看到TJ和議員在說話,應該是認識吧!畢竟TJ從小在白宮長大,政治人物應該都認識他。」老闆說完,還特地壓低了音量,像在說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一樣告訴Johnny:「不過,雖然他們離我這裡有點距離,但是親眼看到那個TJ還真是……嘖嘖嘖!」




Johnny有點好笑的看向老闆:「這是什麼意思?」




「他長得比電視上還要好看!怪不得總是有那麼多緋聞。」老闆說:「他那雙眼睛簡直是禍水,而且那些gаy好像都喜歡用那種飢渴的眼神看著男人,真是可怕。他看議員的樣子……嘖嘖嘖,要不是議員已經結婚了,沒準我會以為他們是一對呢!」




「……是嗎?」老闆的最後一句話戳中了Johnny的心,他沒有心思去糾正老闆錯誤的刻板印象,只是淡淡的和老闆道別以後,便拿著菸往回走了。




是那個男人嗎?




喜歡上一個直男?或者雙性戀?還已婚?更糟的是,還是公眾人物。




Johnny沒有辦法想像比這更糟糕的戀愛對象了,如果TJ真的愛上了這樣的對象,那麼他現在的傷心就很好解釋了,因為這顯然會是個悲劇。




但也許他們只是碰巧遇到了,因為彼此都在政治圈所以互相認識,寒暄一下而已?




Johnny心裡卻已有定見。




他雖然才見過TJ第三次,相處的時間也都不長,但是他覺得他了解TJ,TJ有一部份和Johnny很像:都很愛玩,玩起來都很瘋,風流多情的樣子深植人心。正因為他和Johnny相似,所以Johnny很清楚,通常大眾在他們身邊看到任何人,都不會覺得他們是認真的,因為他們在公眾面前的形象就是花圝花圝公圝子哥。所以如果連雜貨店老闆遠遠看一眼都能看出TJ和那個議員「似乎」不一般,那麼Johnny覺得,可能他們真的就是「不一般」。




Johnny走回來的時候,就看到TJ在身上到處翻,好不容易從外套內側的口袋裡翻出什麼東西,手掌一翻就往嘴巴裡塞。




Johnny看得眼睛都瞪大了,氣急敗壞地兩步衝過來,大手一伸就扣住TJ肉呼呼的臉頰用力掐住,危險地低吼道:「吐出來。」他知道TJ還沒嚥進去,他也知道TJ是癮君子,但他不知道TJ居然會在公共場合直接嗑上了,現在甚至還沒完全天黑呢!他真的是個瘋子!




TJ眉頭皺得緊緊地,灰綠色的大眼睛狠狠的瞪著他,和他較勁,Johnny就掐得更用力,指尖在TJ白圝皙的臉上留下了紅紅的印子,TJ卻還是不肯鬆口,綠眼睛突然挑釁地看了Johnny一眼,接著咕咚一聲用力把嘴裡的藥丸吞了進去。




Johnny一瞬間覺得心臟直直墜,看著TJ的眼神從未有過的冷,轉身就走。




TJ卻在他身後叫道:「我的煙!」




Johnny連轉身都不想轉身,揚手就把菸盒往身後用力一扔,腳步邁得更快。




走了好幾步以後,他的手卻突然被人緊緊攢住,Johnny完全不想理一個毒蟲,一用力就要把手抽走,他畢竟是超級英雄,力氣也比一般人大,所以一抽,手便脫離了TJ那雙顫抖的手,但還沒等他邁開下一步,他的手就又被拉住,TJ有些哽咽的聲音跟著傳來:「對不起、對不起……不是、不是毒圝品……只是止痛藥!」




Johnny下意識的看了他一眼,就見TJ的眼眶又紅又腫,一雙大眼睛盈滿了淚水,不安的看著Johnny,他憔悴蒼白的臉頰上還有Johnny剛剛掐出的紅指印,那雙軟嫩的嘴唇則被他自己委屈的咬著,艷紅的不正常。




「真的!真的!我、我只是頭很痛、所以想吃點止痛藥……就算是我也不可能隨身帶著那些東西啊!」見Johnny終於願意停下腳步,TJ立刻焦急的解釋。




「先放手。」Johnny意識到兩個大男人在這人來人往的公園裡拉拉扯扯,已經引起了一些過路人的注意,他們兩個都是公眾人物,尤其是TJ最好不要再因為奇怪的事上新聞,於是他試圖先讓TJ放手。




沒想到TJ誤以為Johnny不肯相信他,還要離開,於是情急之下直接湊了上來,艷紅的嘴唇貼上Johnny的,柔軟的觸感和突如其來的舉動令Johnny的大腦直接當機,TJ那靈活的舌頭卻趁機突破了Johnny的防線,大膽地伸進Johnny嘴裡,勾引著Johnny的舌頭,彼此交換著火熱的氣息。




當他的唇和TJ的輕輕分開時,Johnny才感覺到了一點點苦澀的味道,他遲鈍的想到那是剛剛TJ吃的東西,因為沒有立刻吞下去,有點化在舌頭上了所以留下的味道。




但那是一個甜蜜的吻,比Johnny以前擁有過的好過太多,Johnny甚至覺得自己以前大概沒有真的接過吻。




Johnny還在發愣,TJ已經急急的湊過來,委委屈屈的問他:「沒有迷幻藥的味道吧?是止痛藥的味道吧?」




Johnny在心裡翻了個大白眼:最好他是能憑著接吻就能知道他吃的是什麼藥啦!




「你……」Johnny想說他相信他,但是他又突然想到一件他之前就在懷疑的事,於是他問:「你吃的是什麼止痛藥?你有沒有注意裡面有沒有讓你過敏的成分?」




「沒有,我吃藥不會過敏。」TJ現在裝出了一副有問必答的乖寶寶樣,兩隻手還緊緊拉著Johnny的手。




Johnny挑了挑眉,深深看了TJ一眼:「也許你還記得去年你曾被緊急送醫過?」




TJ一聽,立刻露出一副大事不妙的表情。




「當時你父母對外宣稱你是吃藥過敏才導致休克的。」Johnny那雙一向含情的藍眼睛突然變得很嚴厲:「不過其實我認識好幾個那間醫院的小護士,她們跟我提過,你其實是用藥過量,看來小護士們說得是真的。」




「你居然套我的話!」TJ的腮幫子立刻鼓了起來,有點生氣的沉下臉,但偷偷瞟向Johnny的大眼睛卻充滿不安,像隻受到驚嚇的小鹿一般可憐兮兮。「你想怎麼樣?」




Johnny卻沒有回答,大手輕輕捧住TJ的臉,在剛剛自己印下的紅印子上面揉了揉,輕聲問:「真的那麼痛苦嗎?」




什麼事情讓你痛苦到寧願死去?




Johnny在夜店裡被TJ蠻不講理的一通指控後,特意的搜尋過TJ的新聞,他發現TJ在前年的聖誕節就曾經自殺過,一氧化碳中毒,然後是用藥過量,兩次自殺失敗,而且引起了大新聞,讓他的政治人物父母困擾了好一陣子。之後,他又逮到了好機會:失火的夜店,他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死去了──偏偏這個好機會又被Johnny打斷了,Johnny不知道該說他到底是命大還是命苦。




聽到Johnny的問話,TJ的眼眶就紅了,不自覺的癟了癟嘴,又立刻用力咬住嘴唇,就像只要用力咬住嘴巴,他就能把那些苦澀的回憶再吞回肚子裡,用他那已經千瘡百孔、化膿潰爛的靈魂慢慢消化掉。




見TJ不說話,Johnny突然開口:「你陪我做一件事,我就不把你用藥過量的事說出去。」




TJ小鹿一樣無辜的眼睛望著他,乖巧的點點頭:「好,去我家還是旅館?」




Johnny被他的發言噎了一下,意識到TJ把他的話想歪了,立刻崩潰的猛抓頭髮:「不是!不是做那件事!老天!你的腦裡到底在想什麼?!」Johnny大概沒意識到這句話由他嘴裡說出來才是真的怪事,如果他的驚奇四超人夥伴在這的話,肯定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了,不過幸運的是這裡只有TJ,而TJ現在沒心情吐槽他,只是疑惑的看著Johnny。




Johnny一臉無言的牽著TJ的手,把他帶到自己的機車旁邊。




當TJ 意識到Johnny要做什麼時,他立刻瞪大了眼睛。




Johnny把一個安全帽丟給他,他自己則已經戴好安全帽,邁開長腿跨騎在機車兩側等他。




「你、你……」現在TJ完全沒有辦法掩飾他驚恐的眼神,他拿著那頂安全帽像個手足無措的孩子一樣站在那裡看著Johnny,而Johnny則對TJ的反應非常滿意。




Johnny笑得有些壞的看他:「我的王子殿下沒有騎過機車吧?怕啦?」




TJ從小就在白宮長大,他的爸爸是美國前總統,媽媽是現任美國國務卿,養尊處優的小少爺從小到大都是汽車接送,而且是最高級的那種名車,他根本沒騎過機車。




TJ有些恨恨地瞪了Johnny一眼才戴上安全帽,他亂蓬蓬的捲髮把安全帽塞得滿滿的,然後才兩手撐著機車的後座,有些笨拙的爬到機車上坐好。




而這個過程中,Johnny就毫不掩飾的大笑,那種暢快的笑聲讓TJ忍不住捶了一下他結實的肩膀,他才肯停下來,兩隻大手忽然往後伸,抓圝住TJ不知道要擺在哪裡的雙手往前拉,讓TJ牢牢的環抱住他的腰,把整個身體貼在他寬闊的後背上。




唉……這真是個老梗的把妹招數!如果被他的朋友知道他現在還在用這招,他Johnny Storm的名聲可要毀於一旦了。Johnny心想。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當Johnny感受到TJ貼在他後背上的熱度,他的腰被TJ緊緊的環抱住時,那種被全身心信任和託付的感覺真是好到爆炸。




於是Johnny催動了油門,甚至壞心眼的騎得有點快,只為了讓TJ再抱緊他一點、再抱緊一點,最好能緊密到兩個人融為一體,不再分開。




TJ完全沒有注意到Johnny那些花花腸子,他真的有點緊張,畢竟他從來沒有騎過機車,車子奔馳時呼呼的風聲和打在身上的強風令他害怕,他有種自己隨時會被風吹走的錯覺。當他們騎在車陣當中的時候,每當他們經過一台車或一個人,都令他忍不住想要把自己蜷縮起來,因為他感覺自己下一秒就會撞上它們,在高速行駛中,那種沒有防護的感覺太過鮮明,令他沒有安全感,他無法想像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撞到別的東西或者摔出去會有多痛,但每一次,Johnny都能巧妙的閃過這些路上的東西,像條滑溜的魚一樣,帶著他自在的穿梭在車流當中。




TJ雖然從沒有騎過車,但他知道很多人都會騎車,騎車甚至都不算什麼特長,只是再普通不過的生活技能,儘管如此,TJ還是忍不住覺得Johnny很厲害。




他坐在後座看不見Johnny的表情,因為被全罩式安全帽擋住的關係,他甚至看不到Johnny的臉,但他看著Johnny寬闊結實的後背,抱著他精壯的腰,一股安全感油然而生,他忍不住用戴著安全帽的頭蹭蹭Johnny的後頸。




他是他的英雄。TJ心想。




TJ就這麼靜靜的靠在Johnny的後背上,他不知道Johnny要帶他去哪裡,也不知道Johnny到底要他做什麼事(很可惜不是做愛,他的六塊肌摸起來棒透了),但他並不擔心這些,因為他開始了解為什麼Johnny喜歡騎車了。




TJ很驚訝的發現,明明身處同一個市區、同一個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但車上是如此的安靜,他只能聽見風聲在他耳邊不斷叫囂,「呼呼、呼呼」的不斷重複,風彷彿形成了一道透明的牆,自然而然地把整個大城市的紛紛擾擾、把人們的指指點點、把所有愛恨情仇都隔離在外,而牆的裡面只有他和Johnny兩個人,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世界裡,Johnny帶著他享受御風而行的自圝由,那是他在白宮這個「魚缸」裡從來沒能享有過的。




Johnny就這樣騎得飛快卻平穩地載著他,完全沒有任何要停下的打算,彷彿要就這樣載著他騎到世界的盡頭、騎到生命的盡頭,而TJ奇妙的覺得這樣沒什麼不好。




當他們離開市區,騎在一條荒僻的平坦大道上時,Johnny卻打破了這樣的寧靜,突然像個瘋子一樣扯著喉嚨大吼:




「TJ你個小渾蛋──!不准再把我當成人型打火機──!!!」他的聲音被風迅速的扯裂、捲走,然後空氣中又只剩下風聲。




TJ愣了愣,控制不住的笑了起來,也學他扯著嗓子大吼:「Johnny Storm你這個小心眼的男人──!!!」




「我小心眼──?!」Johnny的音調頓時拔高了,而TJ則笑得更歡了。




「對──!」




「Sue妳個死平胸──!不准妳再對我碎碎唸──!」Johnny顯然決定放棄和TJ爭執,又改喊道。




TJ笑得差點從車上掉下來:「Sue是誰啊──?」他邊吼邊問。




「我姐──!!!」




「哈哈哈你死定了──!」TJ大笑著說,一邊笑,呼嘯而過的風直灌入他嘴裡,把他的口水帶著跑,讓他像個控制不住口水的小孩似的整個下巴都濕漉漉的,但他還是忍不住一直笑,因為那種把所有積壓在胸口的不滿全部吼出來的感覺實在太痛快,隨著每一句吼聲,TJ覺得自己都變得更加輕盈,好像把原本壓得他舉步維艱的巨石一塊塊拋開後,他就會輕的像氣球一樣飛進蔚藍的天空裡。




「Douglas你也不准再對我碎碎唸──!!!我明明比你大了三分鐘──!」




「該死的記者不要再追著我跑了──!是我爸媽從政又不是我從政──!」




「臭老爸你可不可以管管你的下圝半圝身──!!!」








「Sean Reeves你個死渣男──!!!」




突然的,這句話就這麼毫無預兆的溜出了TJ的嘴巴,被風聲遠遠的帶走。








TJ自己也愣了一下,然後全身無法克制的顫抖了起來,但是他沒有停下,好像他一旦開始喊了,他就必須喊完一樣,好像他終於找到一個通道、一個方法,可以把那些深埋在他心底,一而再、再而三的刺傷他的玻璃碎片通通吐出來,即使每吐出一塊碎片,都劇烈的撕扯著他的胸口,灼傷他的眼眶,喊出的話語都帶著血的味道。




「如果只想玩玩,為什麼要說愛我──!!!」




「去你媽的一見鍾情──!!!」




「我可以為了你勇敢──!!」




「你卻只把我當成他媽的美國笑話──!」




「我愛你──」




「我曾經愛你勝過我的生命……」




那些怒吼似乎掏光了TJ全身的力氣,Johnny只能聽到風聲當中,TJ的聲音越來越小、顫抖的幾乎要聽不清楚,在他腰間的手抱得緊緊的,就像溺水的人終於抓圝住了一塊浮木一般用力的抱著他,才足以支撐自己不要被悲傷吞沒。




十一月晚間的風冷冷地吹在他們兩人身上,Johnny清楚地感覺到後背濕了一塊,TJ低聲的嗚咽在風中聽來像負傷野獸的悲鳴,他哭得像個孩子一樣停不下來,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奉上了一顆鮮活的真心,卻被棄如敝屣。而Johnny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給予他的陪伴。




TJ不知道他們到底騎了多久,總之最後他哭到頭很痛,眼睛腫的他幾乎看不到路,而且因為坐後座坐太久而腰痠腿麻,屁圝股還很疼,吹多了晚風還讓他冷的全身直發抖,然後Johnny才終於肯在一間小店前停了下來。




等TJ看清楚那間小店在賣什麼的時候,他只想用安全帽砸Johnny──那是一間冰淇淋專賣店。




Johnny停好車以後,TJ就乖乖的下了車,卻不肯走進店裡,他要用行動抗議,可是Johnny才不理他,他放好安全帽以後就逕自問他:「巧克力口味?」




「我現在很冷。」TJ聽到自己的聲音因為剛剛哭過而啞的厲害。「而且你帶我騎那麼久就為了買這該死的冰淇淋?」全世界的冰淇淋是都絕種了嗎?他不信現在冰淇淋有那麼難買!




Johnny卻扯開一個惡作劇得逞的頑皮笑容:「這裡的冰淇淋特別好吃嘛!我幫你買巧克力的。」然後就真的丟下TJ,自己跑進去買了。




等到Johnny手上拿著兩碗冰淇淋,傻裡傻氣的跑出來,TJ才瞪大眼睛相信Johnny是來真的,他幾乎要崩潰的大吼:「我很冷!」




「你答應陪我做一件事的。」Johnny邊說,邊把冰淇淋都塞進TJ手上,他自己屁圝股靠在機車上,再一把撈過TJ,讓TJ背靠著他的胸膛,整個人縮在他懷裡,再拿回他自己的冰淇淋開始吃,「這樣就不冷了吧?」




Johnny因為超能力的關係,體溫一向很高,TJ整個人被圈進他的懷中,立刻感覺到背後一陣暖烘烘的,穿著單薄的身體也不發抖了。




敢情你還把自己當成人形暖爐了?TJ忍不住在心裡吐槽,舌頭無意識地舔圝了舔嘴唇,卻舔圝到滿嘴苦澀,都是淚水的味道,都是心碎的味道。




空氣中飄來冰淇淋的淡淡甜香,TJ突然覺得,也許吃點甜的也好,他覺得他的人生該換點味道了。




於是他不情不願的拿起勺子含了一口,立刻凍得齜牙咧嘴。




「好甜!」



评论

热度(160)

  1. 池砾腐靈芝堅定支持MA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