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un

Evak💜
冬盾冬💙
贱虫(加菲虫RR贱)💚
孙宁💛
Evanstan❤️
万白💗

柚天/First Crush

试验田:

△ 一个学pa
△ 非常甜



“你脸上沾到东西了。”


“什么……金杨你又他妈骗我?!”


金博洋摸了摸左脸,又摸了摸右脸,这才后知后觉地拔高了声音。坐在他对面的金杨笑了一下,恢复了一直为金博洋而歪斜的坐姿。


“你他妈挡着我看--”


“嘘--你不想让他听见你爆粗口吧。”


金博洋立刻颓丧地垂下肩膀,也不再试图探着脑袋越过金杨的肩膀去看羽生结弦了,更何况虽然他向来是个独来独往的日本留学生,围在他周围的女生还是多的不得了。金博洋也不是很想继续探究今天羽生结弦的午餐里加入了哪个女孩的小点心,于是他把目光收回来,闷闷不乐地啃起了三明治。


“老天,为什么我们总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金杨往自己嘴里塞了块炸鸡,一边咀嚼一边转过头去愤懑地看着羽生结弦,“--而他,就算不去买午饭也不必担心。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


金博洋一直低头闷闷地吃着三明治,直到金杨突然噤声他才把头抬起来,而金杨仍然保持着扭头看向羽生结弦的动作。


“你他妈干什么呢,别告诉我你也爱上了他?”


“放你妈的狗屁,他刚刚在看你你知道吗!”


这回轮到金博洋憋着气叫金杨声音小一点了。金杨撇撇嘴低下头继续吃炸鸡,而金博洋放下手里还剩一半的三明治,托着腮帮子越过人潮凝望羽生结弦。


食堂里人多的不得了,每一条过道上都有学生跑来跑去,而在与金博洋这桌只隔了一条过道的餐桌上坐着羽生结弦。正如金博洋每日所见的那样,他一直是一个人吃饭,也从不与哪个学生交往过密,但围在他周围的女生还是飞蛾扑火似的往他身上靠。羽生结弦柔软的黑发乖顺地贴在耳边,偏着头正与一个女生在安全距离内交谈,他的饭盒里堆了不少点心,多是巧手的女孩们亲手做的,甚至还有他家乡的寿司。


金博洋知道羽生结弦是不好意思拒绝,但心里还是不是滋味。从他进入这所高中的第一天就为这个现象所困扰至今,就是在这个座位上他第一次看到了羽生结弦,眼睛亮亮的,一笑起来他就招架不住。为此他两年都没有换过位置,金杨跟他抱怨过好几次离隔壁班那个他喜欢的女生太远,但所幸羽生结弦两年来也没换过位置,他也就理直气壮地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下去,对金杨的抱怨充耳不闻。


而如果说让金博洋怦然心动的是羽生结弦温柔的笑容,那让他崇拜的五体投地排着胸脯说这人从今以后就是我男神了的就是羽生结弦的画技了。


“哇你是没见过羽生他画画,画的真是太好了,搞的我都想把小时候学的给捡起来了……真的,传神,笔触特别细腻,谁要能给他画上一次这辈子都值啦……”


不知道是第几次金博洋给几个朋友狂吹羽生结弦,王金泽马上甩了个白眼过去,“瞧你那蠢样。”


这都百八来次了吧。


“这可是我偶像!!”


好像全世界都知道羽生结弦是金博洋的偶像了,只有被崇拜被偷看被假装偶遇被背后狂吹的当事人不知道。下学期羽生结弦就要毕业了,而高二的头号迷弟金博洋仍然停留在偷看假装偶遇人前沉默人后狂吹的状态。


“你是猪吗金博洋。”


“……嗯?什么……我不是啊江哥。”金博洋恋恋不舍地把目光挪回来,魂不守舍地戳着三明治,被骂猪也没有跳脚。


“你是不是觉得你成天盯着人家羽生看,给盯出个洞来人家就能回头照你嘴上吧唧一下啊?你要不想让毕业给你这个,这个这个初恋啊,给咔嚓一下斩断,就麻溜的采取行动好吧。”金杨举起手做了个切东西的动作。


“人家这不是回头看我了吗,”金博洋又抬起头,却刚巧看到羽生结弦和高三的一个学姐肩并肩地走出了食堂,他还从来没见羽生跟哪个女生靠的这么近过呢。


“……而且,这只是我的first crush而已,不是什么初恋。”金博洋举起一只手抗议似的说道,金博一挑眉毛:“crush?碾压?”


文科全能学霸金博洋摇摇头:“一种热烈,羞涩而短暂的爱恋--”


“得了吧你,”金杨幸灾乐祸地打断他,同时端着饭盒站起身,“羞涩热烈倒是没差,短暂我可不敢苟同。”


说完他就拔腿往外走,金博洋抓着那半个三明治跳起来要追,又突然呆呆地站在原地。


确实,从入学第一天到现在,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唉你听说没,你男神在毕业典礼上要致辞啊。”


李香凝抱着一摞数学作业溜到金博洋这桌来,一手提溜着金杨的领子说数学老师找他,一边凑到金博洋耳边小声说。


金博洋翻了个白眼推开李香凝的脑袋,旁边那桌女生嚷嚷的厉害他能没听说吗。李香凝脸一沉刚要骂人,眼睛往旁边一瞟顿时就笑了,她附在金博洋耳边又说了句“Good luck. ”这才拽着金杨跑了。


金博洋摸摸耳朵,有点纳闷儿地继续吃午饭。今天他倒是规规矩矩的吃了食堂供应的午餐,刚往嘴里塞了一筷子青菜就突然想看看羽生结弦今天盘子里又是些什么,于是他只好胡乱地嚼了几下咽下去,伸长了脖子看向羽生结弦的方向。


然而他今天一点伸长脖子的必要都没有,其一是因为金杨那个遮挡物因为没写数学作业而被拎到了数学办公室,其二是因为羽生结弦正端着饭盒朝他走来。千真万确,他俩视线还对上了。


操。


金博洋赶紧低下头扒饭,他一时间难以接受老天的好意也难以应付这尴尬,于是在祈祷羽生坐到自己对面来和不做任何停留之间犹豫不决。正在他进退两难的当口,羽生结弦已经走到他桌子旁边,尽管人还没坐下来饭盒却已经被放在了桌上。


“金……博洋?”


羽生结弦在国内已经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中文说的也很顺溜,像这样磕磕绊绊还是第一次。金博洋低着头抿嘴笑了一下,随后抬头“嗯”了一声。


羽生结弦也笑,周围的气氛好像一下子全放松了下来。他指指金博洋对面的座位问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金博洋小幅度地点了点头,目光追着羽生的动作。


“我……嗯,我叫羽生结弦。”对面的人一副游刃有余的表情,放在桌面上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和有些结巴的语句却暴露了他现在的心情。尽管这自我介绍简直是多此一举,金博洋还是配合着回答了一句你好。


“你应该知道吧?我要在下学期的毕业典礼上致辞,演讲稿已经写好了,许老师叫我来给你看看。”羽生噼里啪啦地讲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的工工整整的纸,推到金博洋面前。


金博洋愣愣地把纸展开,低头扫了一眼就抬起头疑惑地看着羽生结弦:“许老师怎么会叫你拿给我看呢?”这可是毕业致辞啊,要修改也轮不到他吧。


“因为他说你文科特别好啊,是个学霸呢。”羽生结弦在金博洋疑惑的目光下托住腮帮慢慢地笑了起来,看得金博洋赶紧把头低下去假装认真地检查演讲稿。可在心上人的注视下是注定什么也看不下去的,他只好认命地叹了口气,把演讲稿叠好放进口袋:“快上课了,我中午帮你改好下午再给你可以吗。”


“好吧。”羽生结弦似乎有点失落,他们两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局促地面对面站着,直到羽生歪着头问他大课间能不能逃掉。


“……?!嗯?可以是可以啦……”


“那就逃掉。体育馆见。”羽生结弦武断地单方面做了决定,冲他挥了挥手就跑出了体育馆。


“所以还是没发生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啊,是不是让我们天总失望啦?”金杨听完金博洋磨磨唧唧的讲述忍不住要笑,“主动出击,主动出击懂不懂啊?”


“这我也没办法啊,”金博洋叽里咕噜地抱怨,“谁知道一群小情侣逃大课间啊,妈的。真的尴尬死。”


“蠢,这才是机会啊。”韩聪从后面敲了一下金博洋的头,“这种恋爱的氛围你不觉得很适合表白吗,随便撩撩也行啊。”


金博洋吐吐舌头,距离羽生结弦第一次跟他讲话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他实在憋不住了才跟哥们几个讲的,谁知道反而又遭到了一波嘲讽。


“诶天天,”王金泽往椅背上一靠撞到了金博洋的桌子,“你说羽生不会是故意把你约在体育馆的吧?他肯定知道情侣特别多,谁知道你跟个锯嘴葫芦似的一声不吭,肯定把他给气了个半死。”


金博洋愣了一下,随即疯狂摆手:“你你你别瞎说。”


“听你这么一讲我也想起来了,”金博托着下巴,“最近碰到羽生的次数简直不要太多啊,比天天还刻意我觉得。”


“……你瞎讲什么。”


“而且还老是盯着咱们这边,”李香凝点头赞同,“昨天我跟天总去找老许,从操场那边走的,刚好碰到羽生结弦,简直能给我俩身上盯出个洞来。”


“错觉错觉都是错觉。”


那边几个又叽里呱啦地讨论了一阵,直到被满脸通红的金博洋打断:“那什么……我有件事忘了说……”


“他那天问我,能不能叫我天天。”


所有人都看着他,最后韩聪出了个声儿:“……你可真是个傻叉。”


就算金博洋否认再多次,他自己也能看出来最近碰到羽生结弦的次数真是越来越多了。作为一名正儿八经的文科生他喜欢去图书馆,午休前的课间他就蹲里头看书。而正儿八经的理科生羽生结弦跑图书馆跑的比以前要勤快得多,导致他俩经常处在分居一排书架两侧的尴尬境地,还时不时地能在书册的缝隙中瞥见对方。更有甚者,如果有一本恰好处在他俩海拔高度的书被抽了出来,羽生结弦还会从那个空当对金博洋抿嘴笑一笑。每到这个时候金博洋就没辙,他只能快速地回给羽生结弦一个敷衍的笑容然后蹲下去假装找书,实际上他是在捂着自己烧的通红的脸想这人怎么能如此这般的撩人。


羽生结弦甚至还恢复了晚饭后在操场散步的习惯,天知道他自从升入高三之后除吃饭外下楼的时间简直是屈指可数,而金博洋为了在羽生结弦高二的时候能多看他几眼而养成的习惯也一直没有改过来。除去深冬的那么几天,晚饭后的操场还算明亮,金博洋也就不能强行忽视羽生结弦投在他身上的视线,与羽生结弦示人的一贯形象不符,这种视线简直火辣的不行,撩的金博洋压根不敢转身,不然他就忍不住想要亲吻那双撩人的眼睛。要到走出去很远他才敢远远地看羽生结弦几眼,一向飘忽不定的目光落在一边散步一边听音乐的羽生结弦身上简直就挪不开了。


最糟的是,周一的体育课他是和羽生结弦他们班一块上的。他们那该死的体育老师说是什么伤风感冒,可今天上午金博洋还看见那人活蹦乱跳地走进校门。好在羽生结弦班上的体育老师是个年纪蛮大的老头儿,多年来的教学经验告诉他两个班这么多人乱哄哄的教什么都学不会,于是大手一挥让他们自由活动。金博洋暗自庆幸自己不用在羽生结弦面前做愚蠢的引体向上了,谁都知道金博洋做引体向上最不在行,要是给羽生结弦看见他就不活了。高三难得一堂自由活动课,八成的人都跑回教室写作业的写作业,而和羽生结弦课间在操场乱逛在图书馆百无聊赖一样奇怪的是,他没有上楼,而是跟着高二的学生和几个想玩手机的高三学生去了体育馆。


好几个人在玩手机,其他没手机的要么围在旁边指手画脚,要么打打羽毛球什么的。金博洋没有手机,也不会打羽毛球,就只好跟其他几个男生围在韩聪旁边看他打农药。金博洋看了会儿,渐渐的看出点滋味来了,叽里咕噜地点评,韩聪要是哪次被单杀了还要把嘴咂的特响。韩聪用眼神制止了他几次无果后把手机往金杨手里一塞,拽着他衣领悄悄地说:“你叫这么大声,不怕你男神听见啊。”


巧的是,金博洋的男神正好看向这里。他看到两个挨在一块的学弟正神情古怪地瞅着自己,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眼睛一亮,拔腿朝金博洋走去。


短短的几秒钟内,除金博洋外全体戒严,韩聪拽着王金泽克制不住地窃笑,李香凝把脸背过去无声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杨干脆挂机,作为跟金博洋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他决定坐这儿看好戏--不是,陪金博洋共渡难关。


谁知道人家压根用不着。羽生走过来,自然而然地把手搭上金博洋的肩膀,“天天,能不能跟我来一下?”李香凝在听到那声天天的时候就憋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金博洋被搞得脸都红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跟着羽生结弦往外走,还不忘回头恶狠狠地瞪李香凝一下。


他们在楼梯口停下。金博洋跟在羽生后面走的飞快,眼睛紧紧地盯着脚尖,没想到羽生结弦突然停下,他一个没反应过来就撞羽生后背上了,鼻梁骨疼的跟断了似的。


“操……”金博洋摸摸鼻子,粗口爆完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这是在自己男神面前,顿时就有点不敢抬头。羽生结弦本来就比他稍微高点,他这一低头羽生压根就看不见他的脸。跟他讲话声音也闷闷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羽生结弦心想小孩怎么这么难搞又这么可爱,干脆伸手捏了捏金博洋的鼻梁,这不没断吗。“嘶--疼啊学长!!”金博洋嚎了一嗓子,抬头用质问的眼神瞪住羽生结弦,羽生结弦被学长这个称呼取悦到了,也不怎么在意。


“你叫我学长,嗯?”


金博洋被羽生结弦这个笑容唬的一愣一愣的,脑子立马当机,“啊……?不然呢?”


羽生挑挑眉毛没再把话接下去,而是提起了李香凝:“对了,那个跟你一块散步的女孩叫什么?,


说来惭愧,金博洋从开学第一天起就沦落到了跟李香凝这个花痴小女生一样的地步,变着法子的偶遇心上人这种事对他俩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因此金杨以及一众发誓要为兄弟两肋插刀的大老爷们以“跟金博洋一块散步感觉空气味道不大对劲”为由纷纷舍弃金博洋,就留他跟另一位粉红泡泡制造者李香凝百无聊赖地在操场上转圈圈,就盼着哪天能遇到自个儿心上人。


“李香凝--不对你问这干嘛?”


金博洋心里顿时警铃大作。他突然想到李香凝偶尔也会陪自己一块来图书馆,每次跟她在操场散步总会碰到羽生盯着他俩看,甚至只要是他们走在一起,偶遇羽生的几率简直就是成倍的往上涨,羽生还会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凑的特别近……甚至他们第一次交谈都是在李香凝跟自己讲话之后。


“她有男朋友吗?”


金博洋没好气地甩了个“没”过去,以为这样就能堵住羽生的嘴。没想到羽生结弦毫不在意地问了下去:“那喜欢的人呢?”


看这架势,简直要把李香凝从小到大的情史都给刨问一遍。金博洋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或许是他自作多情了。


他忍着眼泪,赌气般指着自己:“我。”


“老娘清白全被你毁了。”


李香凝瞪着金博洋,金博洋也瞪他。


“谁叫羽生他喜欢你的,活该。”


李香凝气的直翻白眼,真他妈是塑料姐妹花,一碰上羽生结弦就六亲不认,幼稚的跟小孩似的,还亏老许夸他成熟。


“别吧天总,”王金泽递给他俩一人一瓶酸奶,安抚似的对着金博洋说:“人家又没明说,你也有机会的……啊?再说你看看李香凝,人家羽生再没品味也看不上咱香凝吧?”


“王金泽你他妈有种再说一遍!!!”


金博洋耸耸肩。李香凝虽然还没完全长开,脸上稚气未脱不施粉黛,但可爱的很,性格也很讨喜,更别提以后长开了保准是个大美女。要是李香凝的话……金博洋叹了口气,羽生结弦完全有可能对她有意思,要说不可能的话,自己才是吧……


“而且,”他突然提高了声音,所有人都看着他,“在那之后我就很少看到羽生了,见到了他也没跟我打招呼。这不明摆着把我当情敌看吗。”


像是故意为了让羽生结弦不爽一样,金博洋跟李香凝吵归吵,闹归闹,仍旧走的很近。正巧他俩一个班长一个团支书,连年级开会都成双结对的。不过金博洋很快就发现这似乎没什么用,因为一向独来独往的羽生身边居然出现了一个女生,正是之前他看到的那个和羽生靠的很近的高三学姐。他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是该谴责羽生变心太快还是先痛痛快快地吃一回醋再说?


混蛋羽生结弦。


距离上次那段糟糕的谈话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更糟的是从这周起羽生和那个学姐出双入对地出现在金博洋面前的次数日渐增多,搞得他不由得怀疑羽生是故意的了。但怀疑归怀疑,缺乏证据也是万万不行的。一肚子气的金博洋脑子一热第二次为了羽生结弦逃了大课间--他从小到大都乖巧听话,居然为了羽生结弦这么个混蛋连逃两次大课间。


体育馆里小情侣照例很多,金博洋抹了一把脸懒得吐槽。他爬到看台的最高处坐下来,一手托腮,昏昏沉沉地想着羽生结弦。老天,要是他再跟那个女的走在一起,我一定让他俩尝尝我的厉害。不,等等,羽生结弦身边的女生围了一层又一层,都两年了,自己也忍着没什么动作。怂逼。还算是个东北爷们么你。


金博洋一边骂着自己一边下意识地在体育馆里找寻羽生结弦的身影。暗恋中的人共有的习惯就是每到一个地方就要急迫地寻找心上人的身影。这仅仅是个习惯,而金博洋甚至对这个习惯有些痛深恶绝,但他还是在体育馆入口和羽生结弦对上了眼。


羽生结弦向他走走过来,金博洋想跑眼睛却死死黏在羽生身上。他就这样毫无准备地让羽生结弦站到了自己面前,羽生的身影笼罩着他。


看台地方大小有限,为了不掉下去羽生和金博洋靠的很近,右腿几乎卡进金博洋双腿之间。金博洋皱着眉毛想躲开,却被弯下腰的羽生结弦圈了个严严实实。


“……你干嘛。”


羽生不说话,微微歪了歪头对着金博洋笑。


“你笑什么!”


金博洋脸都烧起来了,他推了推羽生没有推动,对方反而更加过分地把一只手放在了他腰上,脸凑的特别近,要不是金博洋现在紧张的要命他都能把羽生有多少根睫毛给数出来。


“你你你放开,两个大老爷们动手动脚的干什么。”


羽生结弦仍然不理他,嘴唇贴到金博洋耳边吹了口气后问道:“你喜欢那个李香凝吗,嗯?”


“唉不是上次那是我瞎讲的你别……”


“你喜欢她吗?”


金博洋被羽生结弦磁性的声音撩的整个人都要蜷起来了,他撇开脸,喉结滚动了一下。


“……不喜欢。”


上方的阴影突然消失,金博洋愣了一下,紧接着就被坐到他旁边座位上的羽生结弦带进怀里,手指掀开金博洋的衣服轻轻摩挲着他的腰。


“那天天喜欢我吗?”


“放开!”


“说喜欢。”


“我叫你放开!”


“说喜--欢--”


羽生结弦拉长了声音,他突然捧住金博洋的脸,鼻子顶着鼻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金博洋。


金博洋扭了一下身子,没什么用。他脸红的像发了烧一样,目光飘忽不定地转来转去,也没再坚持要羽生结弦放开。


“金博洋?”


羽生结弦突然变得严肃的声音让金博洋无力招架,他哼唧了一会儿,慢吞吞地说:“……喜欢你啦。”


而且那声音真他妈性感得要命。


FIN.

评论

热度(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