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un

Evak💜
冬盾冬💙
贱虫(加菲虫RR贱)💚
孙宁💛
Evanstan❤️
万白💗

【全员主贝左】牧羊犬与小羊羔(全员动物化半拟人)

太可爱啦

冰镇西瓜:

cp:贝乐泰/左右(非正式会谈衍生)
隐藏轻微的甜贝与甜筒甜向
yoyo/韩一


梗概:小贝发现,看管羊群可能带给他的远不止一份稳定的工作那么简单。
警告:一个小傲娇和小天使的故事。全员半动物拟人向!
阅读辅助:请自动脑补耳朵尾巴等部分并加一层梦工厂动画电影滤镜并在适当的时候上一个BGMbuff。
(关于名字,一开始用的各位的英文原名,但效果还挺奇怪的,还是用中文名字吧。)
PG13,冷cp自娱自乐。我站一人圈我自豪(


1
内布拉斯加,广阔的农场,随着朝阳在地平线上升起,似乎与往常并无差别的一天到来了。


但如果我们把镜头推近,它似乎又孕育着些不同。
“马丁叔叔,新上任的牧羊犬来了!”
于是,随着这一声来自公鸡先生的提醒,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新来的牧羊犬还只是一只小奶狗,不过已经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冷静,在领头羊掀开那层篮子上的绒布时,一双带着点不屑的蓝眼睛展现在充满好奇的羊群面前。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羊妈妈都围成了一圈,捧着心口带着母爱的眼神看着这个有一双蓝眼睛的小男孩,为首的那只领头羊犹豫了好久才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揉了揉小奶狗软趴趴的耳朵。


“这是一只小边牧耶,天哪,他真是太可爱了。”


马丁叔叔小心地翻过还是个孩子的小奶狗脖子上的项圈,打量了一下。


“哦,贝乐泰,小贝,这真是个好名字。”年长的绵羊点点头,“澳大利亚,天哪,小家伙,你是从南半球来的吗?”


小奶狗贝乐泰并没有回答他,似乎在用眼神表达“这不是写着呢”的意思,不过有着白花花软绵绵绒毛的食草动物们丝毫没有在意新牧羊犬的“高冷”,而是一时放弃了今天中午的草麦,把农场的新成员用各种可爱的近义词夸了一遍,小贝不高兴地撇了撇嘴,用手扒开了安抚性地抚摸自己的领头羊的手指。


“好了,可以了。我是来这边工作的。”小奶狗贝乐泰一本正经地说道,谁知道剩下的羊都笑了起来。


“哦,孩子,你真的很可爱。”领头羊笑了起来,“好吧,工作先生,我们会配合你的。”


“妈妈!”而就在这时候一个白色的小毛球挤进了羊群,在成年绵羊腿和腿之间灵活地一口气窜到了最前面,小毛球扑进了领头母羊旁边的母羊妈妈怀里,羊妈妈叹了口气,替他把头顶上的落叶都摘下来。


“左右,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到灌木群去,你会把树枝都挂在毛上,不好清洗。”


“我知道了。”明显是族群中的未成年个体的小羊羔连忙晃晃对方的手,带着撒娇求原谅的意味。


“注意你的礼仪,乔治叔叔退休了,我们现在有了新的牧羊犬了。”领头羊轻咳了一下,左右立刻从自己妈妈怀里跳了下来,才注意到面前摆着个不怎么好看的脸的小边牧。


但我们的小羊羔没有在意那个,仍旧绽放了个灿烂的笑脸,露出两个小酒窝。


“哇,你看上去比乔治叔叔好看多了,而且你还有一双蓝眼睛。”


“哦,我知道我很好看。”小边牧毫不客气地哼了哼鼻子,然后晃着尾巴去找自己的房间了。


“他说话好酷哦。”小羊羔并没有生气,挠了挠耳朵之后,抬头看向自己的妈妈。


成年绵羊露出了个温暖的笑,轻轻推了推自己儿子,“小贝才刚来,而且他年龄比你小,你应该去领他在农场里转转,告诉他他的工作内容。他独自来到另一个半球,你应该努力让他从我们这里感受到家的温暖。”


“好的,我会的。”小羊羔听话地答应了下来,顺着小边牧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嘿,嘿,小贝,我可以那么叫你吗?马丁叔叔和妈妈让我来带你去看你的住所,以后如果你有问题可以来找我,绵羊宿舍在农场的西南角,而放牧区在…哎,等等我,可以等等我吗?你走的太快了…”


而这,可以算是贝乐泰和他工作中最大麻烦的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此后,在这个内布拉斯加州似乎平凡无奇的农场里,边境牧羊犬贝乐泰的工作,带给他了无数一点也不平凡无奇的经历。


2


贝乐泰是一只边境牧羊犬,而且是一只聪明的过了分的边境牧羊犬,他大概在小时候就被送到了牧场,负责羊群的看管工作。种族的差别让他从来这儿那天起就不怎么跟自己的看管对象们聊得来,他不太喜欢绵羊们聚在一起分享食物和礼貌地互相赞美的样子,在他眼中这个物种有点温和地过了头,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却又毫无招架之力,徒增他的工作负担。


但绵羊们可不这么想,在小贝还是一只刚来农场的小奶狗的时候,羊群就喜欢赞美他,而成年之后,这种习惯也没有改变。


贝乐泰在农场安定下来之后也过去了足够的年头,现在的他已经成了标准的成年边境牧羊犬了,聪明,机敏,英俊,理智…几乎带着他的种族所拥有的所有优点,同时对于自己的工作他总是做的足够好,在广阔的农场和牧区中,几乎没有动物不知道他的存在。


贝乐泰的工作内容足够有规律,他住在羊群宿舍的旁边,一间整洁的小屋,每天早上准时六点半起床,洗漱,吃饭,然后拿上他的铅笔和小本子,画上新一天的日期,满意地推开房门摇一摇羊群宿舍的起床铃。


在掐着时间听着宿舍里的嘈杂声音趋于平静后,他会打开大门,同时摆好一个微笑,拿出本子和铅笔严阵以待回复每一只羊的“嘿,早上好小贝。”


他的任务除了剪毛日那天都足够清闲,监督他们起床,吃饭和自由活动,保证不会有羊乱跑被狼抓走,因为通常羊群也像他一样规律,很多时候他只是坐在栏杆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们聊青草天气毛发护理和互相赞美,同时读一读他带来的小说,然后傍晚时分只要清点好带出去的羊和早上出来的羊数量一致,他就可以回自己的房间泡杯咖啡看书享受空闲时间了。


对于绵羊这个种族有的集体生活主义,贝乐泰一向是持尊重但不太理解的态度的。
一般情况下,食草动物种族总是过集体主义生活,而猎食者大部分,除了狼群和狮群,会享受私有制的生活方式,仍旧保留祖先特征的贝乐泰无疑属于后者,他将自己的领域划得足够分明,书架上摆着书窗台上插着花,甚至还有个唱片机。


毋庸置疑,贝乐泰是周边十六个农场里,最酷的牧羊犬。


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但他从来不会表现出来,谦虚可是美德,但每次去小镇进行牧羊大赛的时候收到的满满一篮子鲜花糖果和情书,还是能让他内心产生别样轻松愉悦的心情。


对了,他还是十届蝉联的牧羊比赛冠军,以及唯一一个入职开始从未丢过一只羊的牧羊犬。


不过他保持的辉煌战绩有一个巨大的隐患。


“一百五十一,一百五十二,一百五十三…还有一只呢?”贝乐泰用铅笔在单子上打上一个勾,随即打量了一下正排队进入农舍的羊群,几乎是本能地——“左右?在吗?在的话举一下手。”


羊群们配合地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摇了摇头。


贝乐泰用手扶了一下额头,然后驾轻就熟地将铅笔和小本子塞进背带牛仔裤的口袋里,将羊群宿舍的门关好。


“嘿,马丁叔叔,不好意思你们可以先回去休息了,我要出去找一下左右,他好像又忘记回家的时间了。”


已经年长的绵羊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总是这样,真是麻烦你了。”


贝乐泰露出个足够礼貌的笑容,好吧,又一次,他甚至用尾巴尖就能想到没回来的那只羊羔是谁!


对的,当年那个带着他逛遍了农场并且一路上喋喋不休把能交代的都说了一遍的小白毛球已经长大了,而且还长得很好看,大眼睛小酒窝,撒在整个羊群里也能一下子就抓住别人的眼球。


长得乖巧可爱,笑起来都露着点甜美的粉红色的羊羔却一点都不像他的同类一样温和又随遇而安,相反,活泼好动的他几乎是一有机会就要从贝乐泰眼皮底下溜走,跑到野外去玩。


“熊孩子。”


贝乐泰真是为这一个特例操碎了心。


不过幸好每次小羊羔跑出去的地方都很固定,经验丰富的牧羊犬很快就找到了正在树上学松鼠的左右。


“你再怎么学也不会变成一只松鼠。”贝乐泰站在树下抱着臂抬头打量正用长手长腿抱着树干的食草动物。


“哦,嗨,小贝。”树上的小羊羔冲他挥挥手露出了招牌的灿烂微笑,与此同时树枝咔嚓一声,随着一声惊呼,左右从树上掉了下来。


“我已经跟你说了别学松鼠了。”


看着落在草丛里的羊羔,贝乐泰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上对方那个还笑得灿烂的脸——仿佛刚刚摔了个屁股墩的并不是他。


“你妈妈知道了,又要说你。”贝乐泰把左右拉起来,替他拔插进毛里的木刺。


“嗷”左右叫了一下,看起来这一次有刺扎进了他的皮毛下面。


“别动。”贝乐泰翻了个白眼,“自作自受,不准叫。”说着用手将对方转了个圈,将扎进白T恤里的木刺一根根都挑了出来。


左右扭过头捂着嘴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不过他真的没再叫疼,出于本能,我们的小羊羔其实是有点怕他的“守护者”的,毕竟边牧是肉食动物。


犬科类的利爪轻轻划过肚子,对于动物来说是个要害部位,左右努力不让自己本能地发抖,这样太失礼了。


“好了,快回农场吧。”贝乐泰怕拍手,他已经比预想的晚了一个小时喝上他的咖啡了,一点小小的报复心从胸腔升起,他故意借着身高优势将牙齿露在羊羔的脖子旁边“太阳落山之后野外可保不准有野狼,他们能一口就把你的肚子撕开。”


这个威胁很有效,因为他发现对方肉眼可见地小幅度抖了一下,这让他心情大好。


聪明的边牧已经完全掌握了和淘气的羊羔相处的规律——每隔一段时间用肉食动物的残忍来对他进行一次安全教育,这样大概能管用一阵日子。贝乐泰享受这个特权,每当他找回左右的时候,总会在回家路上跟他讲狼的故事,对方有怎样锋利的牙齿,怎样血红的眼睛,他们怎么成群结队把落单的草食动物抓住,当然看到羊羔开始发抖之后,牧羊犬都会停下来,补充一句,不过现在他们不常见了,而且我在这儿呢。


“小贝,你少吓唬他两句吧。”从树上传来个声音,贝乐泰甚至都不用抬头看——


“韩一,你如果能少说两句我会万分感激的。”


“在被驯化之前,他们至少也是高原上的动物,给他点追求本能的机会。”一张脸从树叶里探出来,笑着向树下打招呼。


“他们的本能可不是去爬树,你是松鼠,他又不是。”贝乐泰耸耸肩,“虽然我很想和你继续聊天,但我得走了。”


说着贝乐泰半扯半推地拽着还想跟树上的松鼠说两句的左右径直向农场的方向走去,“听着,嘿,我不是反对你的交友,但你就不能把社交范围圈定在农场里吗?马?鹅?或者鸭子他们?”


“我只是觉得…野外更有趣…”


“那无休止地给我的工作增加负担,也算有趣的一类?”贝乐泰停下脚步挑眉看着左右,而后者显然愣了一下,然后窘迫地红透了脸,羊耳朵抖了几下也怏怏地耷拉了下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


贝乐泰没有在意,也不再难为左右,他了解这只小羊羔——善良活泼,当然不会故意和自己过不去——但左右的本性对他来说就是个棘手的工作麻烦,对的,工作,贝乐泰又一次对自己强调,看管羊群是他的工作,而且是份稳定又可以留下可观储蓄等着退休的工作,要不然他为什么要漂洋过海从澳大利亚来到北半球的美国农场上?


这样想着,贝乐泰大跨步走在前面,听着后面小步紧跟着的羊蹄哒哒踩在草丛上的声音——今天他对乱跑的羊羔的教育已经够了,从小心翼翼的脚步声就能判断出来。


不过,或许牧羊犬自己还没意识到,他和他的看管对象的关系,确实有一些逐渐挤压的“小”问题需要解决。




(TBC,更新看情况)

评论

热度(26)

  1. Lil gun冰镇西瓜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