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un

Evak💜
冬盾冬💙
贱虫(加菲虫RR贱)💚
孙宁💛
Evanstan❤️
万白💗

【万白】赌徒

LittleFairy:

#短打#






“我们一起,走到哪里,你的床我的床,你的枕旁我的枕旁,你的声音我的耳际,你的温良我的方向。”





       喝酒的时候是小白为数不多的放空时间,有时候兄弟一起,感慨人生艰难或者抒发雄心壮志,内心里的感情就燃烧成了火焰,酒就成了助燃剂。通常他是不会发表什么特别的看法,经常神游天外,只是偶尔附和几句,有时认真听听到让他感同身受或者及其认同的话也会主动喝一杯。但他酒量实在不行,说三杯倒是有些夸张了,但基本是没有一次不喝到意识模糊回家的。第二天早上起来只能零星记得一点喝酒时候的话题,也从来没问过究竟是谁次次给他送回家。

       还在喝酒的时候他尚且能控制自己,但回家路上基本是脱缰之马,控制力为负了。他并不能记得很清楚他喝醉酒后做了什么,但他想他醉酒的样子大概也是不算太窘迫的,不然他的那群坑爹队友早就录了小视频作为威胁,说不定这会儿“红花会男模酒后撒欢模仿大赛”已经举办了好几届了。

       又是一晚放纵喝酒,第二天早上还要赶飞机,小白早起的时候被头疼碾了个跟头,差点就想给弹壳打电话说不去了,但想法是想法,他还是拖着个箱子到机场去了。

       戴个墨镜走进候机室,里面也是一片萎靡不振。他最后一个才到,听着丁飞第无数次的后悔晚上作死喝酒,精神不振的坐下来。pg走到他旁边,手里拿个水杯,走近了递到他跟前,“喝了吧,电解质水。”

       小白接过来,“啥?”

       弹壳在旁边笑得一脸深意,“电解质水,你万总专门给你弄来解酒的。”丁飞撑着身子坐起来,特别可怜的对着pg说,“万总,我呢?我不是你的小天使了吗?”

       pg坐在小白旁边,看小白皱着眉头把那杯水很快地喝完,然后小白头抬起来看着丁飞,特别得瑟特别挑衅,“万总的小天使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怎么这么不要脸呢有些人?”

       “我很稀罕吗?”丁飞不屑地躺下去。

       “你难道不羡慕我嫉妒我恨我吗?”笑得更得瑟。丁飞根本不想再理他,远远地竖了一个中指。

       “头疼吗你?”pg看着他俩闹,也跟着笑着问道。

       “我说你们俩这么黏黏糊糊的干嘛?”丁飞有点受不了的插嘴。

       小白不想理丁飞,朝pg摇了摇头,然后把手上的杯子还给他,突然间想到什么,扶了扶墨镜问道,“昨晚是你把我弄回家的吧?”

       pg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没说话。

       丁飞又坐起来,“我说你昨儿也没喝多少啊,怎么醉成这样,你连谁给你弄回家的都不记得,改天我把你灌醉直接给你卖了得了。”

       弹壳坐在丁飞旁边敲了丁飞一下示意他闭嘴,然后对着小白说,“你不知道吗?你以前每次喝醉都是pg给你弄回去的。他昨晚喝得比你还傻逼都坚持给你送回去了。”

       小白偏头去看pg,发现对方也正在看自己,他转过头捏了捏鼻子,庆幸自己戴了墨镜能遮住此时的窘迫,然后看着丁飞,有点开玩笑的说,“瞧见了吗丁总,万总送了谁回家来着?我没听清楚,你来告诉我。”

       丁飞看了他一眼又看了面无表情的pg一眼,语气有点惋惜又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傻逼。”

        登机之后小白也没办法睡一觉,只能抱住电脑改歌词,pg照例坐在他旁边,他看了对方屏幕一眼,也是歌词。他突然想叹口气,心里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宽慰感,于是便伸手握住pg的手腕,两只手扶住对方正在打字的手,笑得特别开心地说道,“谢谢万总早上的水。”

       pg也对着他笑,笑得温和又纵容,“谢我为什么要拉我的手?”

       小白听了作势要收回,却被pg一下抓住手腕,他愣着没动,pg的手就顺着他的手腕往前,掌心相贴,手指扣住了他的手。

       小白感受到对方手心干燥温暖的皮肤,知道他应该假装这是个玩笑糊弄过去,但他见过无数次眼前人认真的样子,就是现在的神情。

       这并不是个玩笑。

       抬起头来想说些什么,pg却突然放开了手,眼睛重新回到屏幕上,仍然保持着笑,“刚刚那个就算谢过了。”



       小白并不知道,在每次喝酒的最后,当他已经基本不省人事倒在一边的时候,才是最精彩的时候。

       pg并不知道弹壳究竟是从哪一个地方看出来,或者是从哪些地方看出来。但某一次约酒,当他在唯一能够不克制深沉爱意在小白醉酒时看着对方的时候,弹壳点燃了手里的烟,把杯里剩下的半杯酒喝掉,对着pg说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pg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看着弹壳眼里明明灭灭的光,伸手朝弹壳要烟,“给我一根。”

       点燃了却并不抽,只是夹在两指尖,重新把视线放到小白身上,“知道又能怎么样。”带着自我嘲讽的失落感,“爱就是爱了。”

       弹壳看着对面的人,对面的人也注视着另一个人,眼里是几乎绝望的汹涌爱意,很久才开口说道“知道了就去做想做的事情,不要后悔。”

       pg抖掉烟灰,自嘲地笑笑,“你知道我犹豫不决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渴望拥有他,但比起我自己的愿望,我更希望他能有正常的生活,能毫无负担的爱,以最想要的方式去过他自己的人生。”

       他生生掐住了所有的念头,把落空的期待和无妄都留给了自己,只为了成全他爱的人的人生。

       弹壳看着对面的人,看着这个只能在爱的人醉酒时才能不掩饰真心的人,觉得眼眶发热。

       他给自己倒满,然后拿起酒杯碰了一下pg的杯子,仰头一饮而尽,看着已经睡着的小白,对pg说,“只要你不后悔。”

       那以后每一次小白喝醉,送他回家的人都是pg。

       当他跟小白一起坐在车的后座,看着对方因为醉酒已经朦胧失焦的眼睛,很多次,他都想不顾一切地吻对面的人,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彻彻底底地占有这个人。但这么多次,他没有哪怕一次真的付诸行动。

       小白不知道他醉酒后是什么样子,他以为红花会的其他人会知道,但知道的其实只有一个人。



       下飞机之后他们坐车去酒店,到了酒店之后弹壳把一张房卡交给pg,然后对在说笑的pg和小白说,“你俩一间房。”

       pg接过房卡,抬头刚好看到弹壳满含深意的眼神。他朝弹壳笑了一下,然后对小白说,“走吧男模。”

       小白到了房间倒床就睡,午饭pg想把他叫起来,他实在困的不行,根本没听清pg说了什么,迷迷糊糊地转过身又陷入了沉睡。

       一觉睡到晚饭,他被房间里的香气给弄醒了,撑着身子坐起来,看到pg正在往桌子上放东西,pg转过头看他醒了,对他招手,“醒了洗把脸过来吃饭。”

       小白洗完脸坐到桌子跟前看着桌上的菜,全部是他喜欢的,一瞬间心里一热,差点坐起来抱住pg。他看着只有一双筷子,抬头问pg,“你吃过了吗?”

       pg在找晚上彩排穿的衣服,头也不抬的回答,“吃了。”

       小白对这个答案相当怀疑,他抽出筷子夹了一块肉,喊了pg一声,“来吃肉。”

       pg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埋下头继续找衣服,“我吃过了。”

       小白仍然不放弃,“快来,我手举麻了。”

       pg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还是放下手里的东西朝小白走过去,张嘴把那块肉吃掉了,边嚼边皱眉,“这也太甜了。”

       小白又夹了一块要喂给他,“甜也比你饿着肚子好啊。”

       pg给他逗笑了,“我真吃饭了。”

       “我不管,反正我没看到。”

       “你没看到的事情可多了去了。”

       “我不管。你快吃啊我手又要举麻了。”

       pg看着对方傻兮兮的笑脸,一瞬间血往脑子上涌,伸手握住对面的人拿筷子的手腕,稍稍一用力,筷子夹的肉就掉了,对面的人嗷了一声,有点懊恼的看着pg,打算开口的时候就被吻住了。

        并不夸张的说,小白的脑子在那一瞬间真的像死机一样的卡住了。

       他忘记了动作。pg伸出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逼着他松开牙关,但并不急于攻略,只是安抚的吻着,舌尖描绘着他的唇形。小白睁着眼睛看着正在吻自己的人,这个与自己亲密无间的人,这个自己敬佩而崇拜的人,看着他为了自己疯狂的样子,醉意从骨头缝里冒了出来。他感受到对方小心翼翼的试探,明明捏着他下巴的手就说明对方是想要硬来的,还是如此在意他的感受。

        他那一刻想,这到底需要多少勇气。

        还有,他的万总究竟有多喜欢他。

        陡然失去唇上的温度,pg放开了他,退回了安全距离,眼里是十足的绝望。小白看着他,看着对方难得躲闪的神情,实在无法克制他的心动,他上前吻了对面的人。却只是贴住,并未再有别的动作。原本的破釜沉舟,毫无胜算的拼死一搏居然奇迹般赌赢了,pg几乎要热泪盈眶。难以压抑心里的冲动,他搂住对方往自己的怀里带,另一只手牵住了对方的手,温柔而缱绻的十指相扣。近乎虔诚地夺回了主动权。

        酒店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城市的灯火,这一吻缠绵至极。

        再舍不得,pg最终也还是放开了他,额头抵住对方的额头,看着他平复呼吸。被pg如此注视,羞怯就在一瞬间,小白伸手捂住了对面人的眼睛,“别看我。”

       pg拉下他的手,又亲了他一下,看着他的眼睛,露出诱哄又纵容地笑,“想看你。”小白看着他的笑容,完全被蛊惑,还嘴硬地说,“要去彩排了。”这句话是真真逗笑了pg,他笑出了声,松开了对面的人,应了声好。

        彩排时小白几乎黏在了pg身边,他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这感动在每次看到pg的瞬间都演变成浓烈的情感,催着他看着pg,催着他靠近pg,让他变成了一个依赖pg的人。pg能够非常明显的感受到这样的变化,他一直是个赌徒,赌小白知道他的心意,赌小白同他心意相通,他今晚几乎赌上了全部,明明知道毫无胜算,还是殊死一搏。抬起头看着正在跟丁飞互崩的人,他庆幸他真的赌赢了。

       久旱逢甘霖,本来就已经形影不离的两个人更加亲密。彩排完到后台,pg碰到了刚刚跟主办方沟通完的弹壳,弹壳看到他脸上的神采不同往昔,但也不敢开口问,反倒是pg先开口,“谢谢啊。”弹壳也很心照不宣,伸出手跟pg击了个掌然后说,“我就希望你们两个都能好。”pg对着他笑,笑里的幸福和真诚显而易见,弹壳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收了玩笑表情,“你们…?”

        pg点点头,眼睛又落到了那个人身上,眼里星光闪烁。

       弹壳都不知道是意外多一点还是替对方高兴多一点,但看着对方的表情,又看着迎面走来的小白的表情,终于还是笑着说了一句,“好好的。”

       pg看着正在朝自己走近的小白,脸上的笑意更明显,轻轻嗯了一声。

       “万总。”小白走近了之后偏头笑着看他,弹壳自觉的走开了。

       “干嘛?”

       “去吃夜宵好不好?”

       明明他说的任何愿望都乐意满足,pg却坏笑着,“那得有条件的。”

       “你说啊。”

       “你过来点儿。”

       小白依言靠的更近些,pg凑过去飞快的亲了一下他,又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好了,走吧。”

       小白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司机,居然被这个简单的动作撩得呼吸急促,他摸了摸鼻子,觉得他可能就是大家所说的恋爱的人太蠢吧。

       两个人夜宵去喝了汤,明明闹着肚子饿了要吃宵夜的人只吃了一点,倒是pg吃了很多。pg看着对方碗里罕有地剩了大半,有点担心的问,“不好吃吗?”

       小白手撑着桌子,pg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居然在对方眼里看见了羞涩,“没有,我本来不饿的。”

       pg想问你不饿干嘛想吃夜宵,突然反应过来,这是对方在体贴自己。pg心里暖得厉害,却碍于人多不能有实际的表示,不过他想,他们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去用行动表示他想让面前这个他爱的人知道的一切。

       其实有一件事是pgone也不知道的,后来喝酒时弹壳才把这个故事讲出来。

       弹壳在拿到房卡的时候问小白想跟谁一间,这是很反常的事情,他们的房间从来都随意安排。但小白并没有半分诧异,“当然是万万嘛。”

       弹壳显然是被这个答案惊住了,他问小白为什么。小白说,“如果万总知道你问了我这个问题,他肯定会觉得我选了他。”

       他露出一个像在回忆的笑容,笑里有不自知的温柔,“他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我也不想让他失望。”

       就好像他爱我,我也爱他。

End

评论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