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un

Evak💜
冬盾冬💙
贱虫(加菲虫RR贱)💚
孙宁💛
Evanstan❤️
万白💗

【盾冬】拾级而上 · 第十章

Mathison忘川.:

霸道总裁×大明星,冬追盾,年上十三岁。

Summary:在一次慈善晚会上,当红明星James Barnes对CAWS总裁一见钟情。可惜现实不如人意,他并不是对方的理想型。

可是他偏要追。

前篇:Chapter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正文:


Chapter  10


晴日,无风。


飞机穿过浮动的云层,缓缓滑上了明净开阔的天幕。秋日的阳光透进舷窗里,薄翼般的浅金色,并不十分晃眼。James静静地靠在临窗的座椅上,失了魂似的垂着头,良久无话。


Rumlow把一杯温热的牛奶塞进他手里,叹了口气,挨着他坐下。


“困吗?”


James摇摇头。昨晚他在街道上游荡到一点,才被急得快要砸站牌的Rumlow发现。他在Rumlow家里休息,直到凌晨的时候才勉强睡了过去,一个小时后又不得不爬起来赶飞机。


今天是进组的日子,《克罗地亚情人》正式开机拍摄。James的戏份被安排在了下午,但导演要求他尽早到场,和另外几名演员聊聊剧本,增进彼此的默契。Rumlow为此又花费了一番心思,一大早就朝住在隔壁的姑娘借了化妆盒,涂涂抹抹,遮掉了James脖子上的红印。又翻箱倒柜找出两片创可贴,小心地盖在那块咬痕上,才心情忐忑地放了James出门见人。


等导演看到James这副模样,怕是要抓狂了。Rumlow不禁一阵头疼,撕开吐司的包装,发泄似的狠狠咬了一口,心里琢磨着这事情该怎么收尾。冷处理无疑是最现实的,但是看着James魂游天外的样子,他又不由得开始忧虑。这小兔崽子把情绪都写在了脸上,万一被媒体嗅到了什么风向,那就是影响前途的问题了……


Rumlow心事重重地掏出手机,习惯性地点开INS,翻看James的相关资讯。


“Fuck!”片刻的静默后,他突然一拍大腿。


昨天夜里,James被路过的影迷拍到了。鬼知道是谁在大半夜地出来转悠——总之结果就是,James Buchanan Barnes的网站首页被一张照片占领了,下方的评论区像集市一样热闹。粉丝们热火朝天地探讨着,本该赴纽约进组的James为何会在深夜出现在波士顿的街道上。


Rumlow快速地浏览了评论区。还好,舆论并没有引到Steve Rogers那边的迹象,大部分人只是吐槽了James在外面浪得太久。他稍稍松了口气,仔细打量那张照片。


拍摄者站得不近,画面也有些模糊,大概也是在急匆匆走路的时候拍下来的。照片上,James穿着黑外套白衬衫,领口有些凌乱。所幸分辨率不高,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看不出有什么痕迹。


谢天谢地,接下来交给公关就行了。Rumlow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他定了定神,手指继续滑动屏幕。期间James扭头望了一眼,很快又兴致缺缺地转了回去,闷声不吭,继续对付手里的牛奶。


一路无言。




抵达纽约后,James到剧组报了道,繁忙的拍摄期随之按部就班地拉开了序幕。生活就像奔流不息的河水,经历了再跌宕的过往,也只是一晃而过,转眼就又奔向了未知的前方。


 或许是高强度的工作使然,James很快就褪掉了郁郁寡欢的影子,随剧组一起,每天都忙得像个高速旋转的陀螺。


照片的事情也渐渐风平浪静。公司发布的官方解释是James在波士顿与朋友一起聚餐,所以回家就晚了点儿,但并没有耽误进组。上头早就习惯了James平日里的我行我素,故这次也没有深究。


Rumlow倚在门框上,望着大口大口啃盒饭的James。他觉得是自己多虑了,又觉得James身上始终透着些说不出来的异样。他曾几次想和James认真谈一谈,都被对方用繁忙的工作挡掉了。


James放下叉子,咧嘴朝这边飞快地笑了笑,起身将餐盒扔进垃圾桶,快步走到水池边洗手。然后一边甩着湿漉漉的手指,一边扑到沙发上,又开始看那本快要被翻烂了的剧本。


“James。”Rumlow叫住他,“下午两点才开始拍摄,你可以先去补个觉。”


“不了,我不困。”James回答,目光始终落在书页上。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工作狂了?Rumlow狠狠翻了个白眼,满脸的莫名其妙。


再回头的时候,James已经趴在剧本上睡着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是在一星期后出现的。


那天上午,James正在拍摄的间隙与搭档对戏。正在他款款深情地注视着对方,念着“答应我,和我在一起,剩下的交给命运”的时候,急促的脚步声忽然而至,Rumlow跑了过来,一路上踢翻了两个纸箱。


“James,你得看看这个。”Rumlow将iPad递给他,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屏幕上是两张被拼在一起的照片。第一张James在飞机上看过,就是那张在波士顿街头上的抓拍。第二张是在查尔斯河边的小径上,他和Steve并肩而立,看上去正在交谈着什么。


他想起来,那天在河边上,Steve确实曾告诉他,有个影迷在偷偷拍照。


“看下面的配字。”Rumlow提醒道。


James拨动着屏幕的手指僵住了。


“衬衫上的私情:CAWS总裁与当红影星。在第二张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外套里都穿的是白衬衫。Steve Rogers的衬衫纽扣是黑色的,James Barnes的衬衫纽扣是白色的。”


“但在拍摄于午夜的照片中,我们看到,James Barnes的外套和长裤都没有换,只有衬衫纽扣变成了黑色的。经过对比,基本可以确认,这和Steve Rogers身上那件是同一款。”


“两张照片的拍摄间隔大约是七个小时,第一张是深夜一点,第二张是傍晚六点。耐人寻味的是,在这七个小时里,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James重重地呼了口气,一手揉了揉额头,闭着眼,仰头靠在了沙发上。


 

 当天下午,CAWS总裁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Steve拿起听筒,礼貌性地道了声你好。对方却没有报以回应,而是怪声怪气地笑了两声。


“你还没有看过刚刚刷新的头条吧,Rogers先生?”


Steve皱起了眉,手指在笔记本电脑上敲了几个键,调出了新闻页面。


事发不到两个小时,所有的社交网站上已经挤满了关于他们的报道,五花八门的解读如潮水般席卷了互联网。网友们大呼震惊,甚至开始深挖两人的旧新闻,煞有其事地进行对比,大肆渲染所谓的“地下恋情”。


“惊喜吗,Rogers先生?看来,CAWS的模范领袖也有不为人知的时候啊。”


Steve继续拉着滚动条,面色转冷。


“你想想看,现在媒体的注意力都聚焦在了那天晚上。所有人想知道你们做了什么。”电话里的声音又低低地笑了,“不过大家心里都有数,不是吗?他们想得到印证,而我呢,恰好就能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对方把通话调进了可视频道。Steve转过头盯着座机,一段视频出现在了屏幕上。


是当晚宾馆电梯里的监控录像。一共三段,两人一同上楼的,还有各自下楼的。那件被穿错的衬衫被拍得清清楚楚。


“你知道,那部电梯的录像会在每天的零点自动删除。不过很可惜,我及时做了备份。”那人的声音听上去相当得意,“我就不和你客气了,Rogers先生。七百万美金,这三段视频就是你的。我敢说,都市新闻网愿意出更高的价钱呢。考虑一下吧,嗯?”


Steve脸色沉得像冰,回身将视线移回了电脑屏幕上,手指敲下了刷新键。更多的花边消息涌上了屏幕,他攥着听筒,逼迫自己冷静思考。


忽然,一个标有“直播中”的链接顶掉了即时头条的位置。是James所在经纪公司发布的紧急通告。


他立刻点了进去。


现场相当混乱,挤满了各大媒体派去的记者。几名保安努力维持着秩序,一次次向激动的人群打出安静的手势。当James出现在画面中的时候,疯狂的闪光灯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Rumlow递给James一叠公司临时撰写的发言稿,附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领着他走到了话筒旁。


James看起来相当疲惫。雪亮的闪光灯下,他眼窝发青,神色甚至有些恍惚。


他举起那份稿子,开始朗读。“两个小时前,一些极端不负责任的言论开始在一些网站中传播。我在此严正声明……”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现场只剩下了按快门的咔咔声,一阵诡异的沉默。


他回头望了望旁边的Rumlow。后者焦躁地瞪大了眼睛,用口型示意他继续读。


James放下了那份发言稿。他抬起眼,直视着无数黑洞洞的镜头。


“没有比这更扯淡的谎言了。”他木然地笑了笑,松手丢掉了那叠纸张。


现场鸦雀无声。


“对,真相很简单,就是我们睡觉了,我和Steve Rogers。”


“我们不是恋人关系,所有的错都在我,是我非要和他一夜情。这又怎么了?在座扛着摄像机的各位,有谁是没打过炮的,站出来,我他妈帮你破个处。”


“你们到底在高潮些什么?就因为我是James Barnes,对方是Steve Rogers?Fuck you,我不演电影的时候也是个正常人,懂吗?”


他甩开了走上前阻拦的Rumlow,对着话筒,一字一句地说。


“都他妈给我听好了。第一,这事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第二,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别再炒作了,我已经把什么都告诉你们了。”


闪光灯映亮了他的脸,笑容惨淡。


 

TBC.

补个图吧.. 





评论

热度(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