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un

Evak💜
冬盾冬💙
贱虫(加菲虫RR贱)💚
孙宁💛
Evanstan❤️
万白💗

我的英雄(火TJ) 下

腐靈芝堅定支持MAO:

「Sue,你覺得我和美國隊長誰比較帥?」晚飯過後,Johnny坐在沙發上,突然對Sue露出一個他自認為英俊瀟灑的笑容,這麼問道。


 


Sue只斜睨了他那個看起來笑得像臉抽筋的傻弟弟,一邊幫兒子換尿布,一邊毫不猶豫地說:「美國隊長。」


 


「為什麼?!」Johnny的臉立刻垮了下來,非常不服氣地大吼:「怎麼看也是我更帥吧?你看看我的身材,我有六塊腹肌耶!我也可以把整台摩托車舉起來啊!而且我比較年輕!美國隊長只是個無趣的九十歲糟老頭。」


 


「穩重,踏實,成熟的男人才真的有魅力。」Sue給了Johnny非常鄙視地一眼:「沒有人會想要跟幼稚的小男孩在一起。」


 


「那只是因為妳是個老古板所以才這樣想,果然不同世代的價值觀就是不一樣啊!」Johnny非常誇張地嘆了口氣,好像他跟Sue差了幾十歲一樣。


 


「既然這樣你幹嘛問我?」Sue給了他一個大白眼。


 


「我!」Johnny被反問地噎了一下,然後才不自然地說:「因為我、我有一個朋友他……我是說好像、好像很多人都很喜歡美國隊長,覺得美國隊長是最棒的超級英雄。」


 


「是嗎?」Sue挑了挑眉:「那看來我還是很跟得上主流的價值觀嘛!」Sue毫不放過機會地回擊了剛剛Johnny的話。


 


Johnny臉被打腫了,只好悻悻然地瞪了他姐姐一眼,又把頭縮回手上的娛樂雜誌裡,還一邊碎碎唸:「反正美國隊長只是假正經的悶騷男。」


 


然後他的視線又落回書頁上,那是一篇人物訪談,訪談的對象正是美國現任國務卿的兒子,Thomas JamesHammond,裡頭對TJ提了許多問題,像是喜歡的食物、喜歡的城市、喜歡的電影等等,當Johnny的視線再一次看到其中一個問題的時候忍不住又握緊了拳頭:


 


 


 


「最喜歡的超級英雄是?」


 


「美國隊長。」


 


 


 


於是Johnny又非常酸溜溜的冒了一句:「而且美國隊長看起來就GAY裡GAY氣的,誰會對自己的好朋友說什麼『我會陪你到生命盡頭』?他肯定是GAY!」


 


「你真的很幼稚,他只不過是一個漫畫人物!」


 


「漫畫人物也可以是GAY啊!」Johnny煩躁地大吼。


 


Johnny最近都很焦躁,因為他已經一個月沒有見到TJ了,為什麼呢?因為TJ最近過得很好,沒有緊急危難,沒有忘記帶打火機,沒有打不開酒瓶,所以不需要超級英雄登場。


 


他替TJ感到高興,至少這代表TJ不再寂寞的需要人陪了,但是他又覺得很痛苦,他很想見他,Johnny知道他可以自己打電話給他,不一定要等到TJ聯絡,可是又覺得這是他們之間的約定,一種……Johnny也說不清楚的模式?


 


總之Johnny不敢去打破這個模式。


 


對,也許就是「不敢」。


 


他不想要自己打給TJ,然後發現對方其實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一切都是他自我意識過剩,他不能給TJ這樣的機會,因為Johnny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


 


所以Johnny只好開始找一些TJ的資料,訪談、雜誌、新聞……各式各樣的資料,他在這些東西裡拼湊出公眾面前的TJ,然後和他認識的TJ做比較:他的TJ不會這樣,這新聞肯定是假的、TJ確實很有可能喜歡這個……他透過這些事來靠近TJ,聊以慰藉他心中越來越氾濫的思念。


 


他有時候覺得自己跟神經病一樣,明明打個電話就能了結的事,非要自己演一套《羅密歐與茱麗葉》的相思戲碼,可是當他真的受不了的拿起電話以後,他卻又感到怯場。


 


他完全不記得自己以前到底都是怎麼把到他喜歡的女孩們了,他記得在以前,這明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即使女孩們會因為他流裡流氣的話語、風流花心的形象而卻步或者嗤之以鼻,但他都能很好的扭轉自己的形象,取得芳心,但他現在卻完全不知道要怎樣去追求TJ。


 


也許他以前真的沒有認真的喜歡過別人吧!當然,他以前也覺得自己很認真的,但是直到遇到TJ,他才知道真正喜歡一個人原來是這麼甜蜜卻又恐怖的事情,他進退維谷、他戰戰兢兢,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判出局。


 


而他好像已經搞砸了。


 


因為TJ的訪談裡提到,他最喜歡的超級英雄是美國隊長。


 


該死的!為什麼偏偏是美國隊長!那個認真、嚴肅、成熟的美國隊長,感覺和他是截然相反的兩個人。


 


TJ喜歡成熟的男人。這個想法讓Johnny胃痛,因為他已經做了很幼稚的事,他在大冷天,載著TJ騎了兩個小時的車,只為了強迫他吃冰淇淋。


 


他怎麼會這麼幼稚?!


 


Johnny簡直想殺了當時的自己。他覺得自己沒救了,可能早就出局了自己也不知道,最好的證明就是一個月來TJ一通電話都沒打給他,明明再過兩天就是聖誕節了,一想到TJ會躺在某個男人的臂彎裡過聖誕,他就想殺人,而他還像個孬種似的不敢打電話約他。


 


他真的是最沒用的超級英雄。


 


「啊啊啊啊啊!!!!!!」想到這,Johnny忍不住躺在沙發上滾來滾去,一邊歇斯底里地大吼,結果一個沒控制好,身上竄出的火花把沙發點著了,他只好又手忙腳亂地滅火。


 


一旁的Sue看到後立刻把自己的兒子抱得遠遠地,等到Johnny終於把火滅了,Sue看著沙發上被燒出來的窟窿,終於受不了似的搖搖頭:「Johnny先生,現在已經晚上十點了,你為什麼還不去夜店玩?」


 


「人生最重要的難道只有玩嗎?」Johnny誇張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難以置信的看著他的姊姊。


 


Sue用一種非常怪異的眼光看著Johnny:「你是哪個星球的外星人假扮的?我弟弟去哪了?」說起來她這幾天就一直覺得很奇怪,以前晚上幾乎看不見Johnny的人影,他不是在夜店,就是在參加派對,或是在隨便哪個女孩的床上,反正他絕不會乖乖待在家裡,但最近Sue卻常常看到Johnny像坨廢肉一樣癱在沙發上看書或上網,夜深了就乖乖上床睡覺,幾乎不太出去玩了。要不是Johnny一開口依然是那種不氣死人不罷休的調調,她絕對會以為自己的弟弟被掉包了。


 


「隨便妳說吧!」Johnny給了Sue一個白眼,然後又頹然的倒回沙發上看著雜誌上的TJ,許久才憋出一句:「我只是……有點想要認真了……」最後那句話的音量小的跟蚊子叮似的。


 


這可真的是個大新聞了!Sue覺得很有趣的嘲笑她的弟弟:「哦?是那個喜歡美國隊長的女孩?」


 


Johnny的頭從雜誌上端露出來,恨恨地看了她一眼又縮回去,悶悶地說:「……是男孩。」


 


Johnny本來就是男女都可,只不過他平時更喜歡和香香軟軟的女孩待在一起罷了,所以性向的問題倒沒有嚇到Sue,她只是很好奇什麼樣的男孩居然可以讓她這個流連花叢的弟弟想要認真了:「所以你們上床了?」


 


「沒有!」Johnny的大吼差點要把他的小外甥都嚇哭了,他很誇張的亂抓自己的頭髮:「我不敢相信妳居然這麼膚淺!妳居然不是問他長什麼樣、做什麼工作、個性好不好,妳居然只關心我們有沒有上床!」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以前是什麼德行!Sue白了他一眼,但很好心的沒有再刺激她今晚感覺神經有點纖細的弟弟:「喔,所以他長什麼樣?做什麼工作?個性好不好?」


 


「他……」一提到TJ,Johnny就覺得自己的心跳好像有點快:「他長得很好、很可愛,他有一雙招人的大眼睛,每次他用那雙無辜的眼睛看著我,我就想把全世界都給他。他有點嬰兒肥,一笑起來臉頰就肉肉的,像兩團棉花糖,輕輕軟軟的,卻甜到我心裡。他是開夜店的,雖然經營的狀況好像不是很好,不過我想會慢慢變好的。他的個性……有點糟,我是說,他有些『壞習慣』,可是我想他會慢慢改掉的,他有點嬌氣,但是沒關係,我可以寵著他,把他當成我的小王子,而且只要有人對他好,他就會很乖巧,像小綿羊一樣……」Johnny劈哩啪啦說了一堆,才發現自己說得太多了,Sue用著揶揄的眼神看他。


 


「聽起來我親愛的弟弟終於有了『初戀』了。」Sue笑著說。「所以你約了他一起過聖誕節嗎?」


 


「……沒有。」Johnny沒好氣的說,他知道他姐肯定會拿這個笑話他。


 


果然,Sue立刻瞪大了眼睛:「沒有?!你居然錯過一個這麼好的約會機會?你以前不是一向認準目標就會積極出手的嗎?猶豫不決可是會讓好機會跑掉的喔!」


 


「我知道。」Johnny恨恨地說,他的喉嚨滾了幾下,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不知道……他、他是個有點脆弱的人……我是說,他前一段感情傷得有點重……我、我怕……我希望他快樂,但是我不知道……」他說得坑坑巴巴的,讓Sue有聽沒有懂,好一會兒,Johnny才伸手戳戳小外甥的臉蛋,小男孩在Sue的懷裡睡得正香甜,Johnny想起他之前曾經差點讓他摔下搖籃的事。


 


那時候Sue說他不懂得如何去愛人。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好好愛他……」Johnny終於露出有點沮喪的表情,藍眼睛裡的光都黯了下來:「他就像個美麗的令人屏息的玻璃娃娃,他以前曾經被摔了好幾次,儘管那些裂痕完全無損於他的美,但我最不希望的就是讓他再受傷……」


 


「他值得最好的……」最後,Johnny這麼說。


 


如果他能像美國隊長一樣成熟穩重一點,也許就能讓TJ幸福。


 


Sue看到Johnny的動作,才終於想起她們之前的對話,她驚訝Johnny對待這次的感情居然如此認真,認真到連他生來就多到用不完的自信都枯竭了,她忍不住伸手揉揉她弟弟蓬亂的短髮,用母親一般的溫暖眼神看著Johnny:「那你就讓自己變成最好的。」


 


Johnny抬眼看了看她,露出有點高興的表情,Sue接著說:「而且,當你願意為他這麼著想的時候,我想你已經學會如何去愛人了。」


 


「真的嗎?」Johnny的那雙藍眼睛立刻又亮了起來。


 


Sue聳了聳肩:「至少,有初級班的程度了吧!」


 


Johnny忿忿的抱怨:「妳就是不肯好好稱讚我!」


 


「你讓他真正開心地笑過嗎?」Sue問。


 


「當然。」Johnny毫不遲疑的點頭。還不止一次呢!他想起河堤邊的夜晚,在他的火焰映照下,TJ像孩子一樣天真的笑容;還有坐在他機車後座時,風中傳來的TJ開懷的大笑聲;最後是被他強迫吃冰淇淋後,TJ一邊抱怨,卻一邊漾開的那個比冰淇淋還要甜蜜的微笑。


 


那時候他想,為了TJ的笑容,他可以獻上生命。


 


「那你就想辦法讓他永遠都這樣開心的笑吧!」雖然很不想承認,但Sue還是接著說:「讓人們開心、照亮人們的生命,這確實是你的超能力。」


 


「當然!我可是最厲害的超級英雄!」Johnny立刻就又恢復成那副自信滿滿、屌兒郎噹的樣子。


 


這時,一直開著的電視上卻突然傳來了Johnny熟悉的名字。


 


電視新聞上用了斗大的標題寫著:「脫序行為不斷?!TJ性愛照曝光」


 


Johnny頓時瞪大了眼睛。


 


螢幕上,主播流利地進行報導:「日前,一組現任國務卿Elaine的公子Thomas JamesHammond的裸照在網路上大量流傳,照片中TJ眼神迷茫,疑似吸食毒品,並做出許多不雅動作,對此,前第一家庭方面還沒有發表任何官方說法,但其實TJ這幾年來脫序行為不斷,之前就曾疑似因為自殺而兩度被送醫,不久前,由TJ經營的夜店也因為管理不當而引起火災,造成多人受傷,也因為TJ私生活混亂的關係,他的母親Elaine是否有能力成為新任美國總統也備受質疑,很多人認為……」


 


***


 


糟透了。


 


綿綿細雪不斷飄落,靜僻的小路上,連路燈都顯得孤零零。TJ一個人慢慢的沿著人行道走著,僅穿著一件薄外套的身體不停顫抖,當他看到前面有一個公共電話亭的時候,他忍不住快步衝了進去,電話亭裡其實和外面一樣冷,但好歹阻擋了冷風的吹拂,他呼出的每一口呼吸都化成白煙消散在空中,當他的視線落在電話亭裡的公共電話時,他的身體抖得更厲害了,本就凍得發紅的鼻子也變得更紅。


 


他無意識地舔著自己的嘴唇,忍不住顫抖著手拿起話筒,有一組電話號碼已經爛熟於心,那是他在這一個月裡,連在夢中都會反覆呢喃的號碼,他絕不會忘記。


 


但良久,他卻又慢慢把話筒放下,放下時,他的手指用力到泛白發青,他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突然,他的手就像被電到似的,他猛得抽回手,一把推開電話亭的門就跑了出去,但跑了兩步,他又像全身的力氣都用光了一般,兩手撐著自己的膝蓋直喘氣,然後又咬著一口白牙、紅著眼眶慢慢走回那個電話亭,「砰」的一聲把自己關進去。


 


但他不敢再摸那隻話筒,他把兩隻手交握著抵住自己的嘴唇,指甲在自己的手背上留下一個個新月型的痕跡,他卻彷彿感覺不到痛一樣,只是死死的、發狠的瞪著那支電話,突然的,有一滴溫熱的水珠滴在他的手背上,他忍不住張開嘴狠狠咬住自己的指骨,用力的幾乎要咬出血,接著是第二滴、第三滴……滾燙的淚水接連不斷的落下,他脫力的慢慢蹲了下來,把自己蜷縮在一起,低聲的嗚咽。


 


哭了一會兒,他才意識到自己現在窩囊的樣子,於是他又胡亂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臉,把縱橫的眼淚粗魯的擦掉。


 


該死!TJ!你就不能堅強一點嗎?這有什麼好哭的?他在心裡對自己怒吼、對自己發脾氣。


 


你可以的!你知道你可以撐過去的!這一個月你不是都努力過來了嗎?現在投降可就功虧一簣了!


 


TJ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一個月前,那裡曾經被Johnny掐出了紅痕,因為Johnny以為他要吸毒。


 


TJ的眼淚又下來了,他發狠的用力抹過自己紅腫的眼眶。


 


那件事令他傷心。TJ意識到,在Johnny心裡,他是個無藥可救的毒蟲。


 


在他們一起吃完冰淇淋後,他們就沒有再見過,因為TJ沒有再「求救」。


 


這不代表這一個月TJ過得很好,他還是常常做完夢以後哭著醒過來,跟他的家人大吵了好多次架,他無法控制的想要吸毒和喝酒,寂寞簡直快要逼瘋他……可是他都沒有再向Johnny求救。


 


他不想再在Johnny面前那麼不堪,畢竟,誰會喜歡一個性關係混亂的可憐毒蟲?


 


每個男人都希望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保持最好最帥的一面,他想要表現出英俊瀟灑的樣子,就像Johnny開玩笑地喊他的那樣──像個優雅的王子殿下。


 


偏偏他所有最糟的樣子都被Johnny看到了,他嗑藥、醉酒、還哭鼻子,他想不出Johnny有什麼理由可以喜歡上他,最好的證明就是這一個月來,他不聯絡Johnny,Johnny也從來沒主動連絡過他。


 


也許他對他的好只是英雄的客戶服務罷了,Johnny是英雄,也許他天生就是會對人們那麼好。


 


也因為他是英雄,所以他才答應了要救他這個可憐蟲三次。


 


TJ的眼淚像潰堤似的又開始掉個不停。


 


可是他意識到他貪心的想要得到Johnny的好、Johnny的溫柔,Johnny就像他的超能力一樣,他像一團熊熊火光照亮TJ黑暗混亂的人生,給他帶來溫暖,可是TJ知道Johnny只是像太陽一樣普照大地罷了。


 


畢竟,他那麼糟,他沒有資格獨占偉大的太陽,他只能躲在陰濕的角落裡,偷偷的、卑鄙的汲取那溫暖的陽光。


 


為什麼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事物都要離他而去?TJ委屈的猛吸鼻子,把自己的嘴唇咬的疼痛。


 


也許就像他父母說的,這都是他的錯,是他要把自己搞得不堪入目。


 


所以他努力想讓自己能變得好一點,他不想再被無聊的寂寞或悲傷打敗,他強迫自己堅強一點,咬著牙苦苦支撐著,他想,也許這樣以後他就能陽光開朗的出現在Johnny面前。


 


但是命運之神似乎真的很討厭他。


 


每次在他想要努力做點什麼的時候、在他想要振作起來的時候,他的舊生活就會重新把他拖入泥淖中,他絕望的發現他似乎永遠都無法擺脫這種生活。


 


所以當他在電視上看到自己的新聞的時候,他真的要崩潰了,在他的過去面前,他的一切努力都顯得如此蒼白,而他甚至懦弱到不敢面對,所以他逃跑了。


 


他把手機丟在家裡,自己一個人在三更半夜離家出走,因為他知道家人會來找他,也許氣急敗壞、也許擔心著急……想到他的家人,TJ就覺得心臟傳來陣陣絞痛,儘管他的父母無法理解他,但他還是愛他們,想到這個新聞會給他的家人帶來多大的傷害、為他母親的政治生涯帶來多大的打擊,TJ就絕望的希望自己就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TJ的兩邊袖口都被他自己的眼淚沾得溼透,然後他無法克制地開始翻自己的口袋,電話亭裡的寒冷令他痛苦不堪,他撐不過去,他需要一點慰藉,但就像他自己曾經對Johnny說過的,就算是他也沒有大膽到敢把毒品隨身帶著,所以他什麼都沒有找到,只找到一包菸和一隻打火機。


 


而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居然想要做什麼,他立刻開始痛恨自己的軟弱,他痛苦的猛抓自己一頭凌亂的棕色捲髮,失控的用頭去撞電話亭的玻璃,像隻困獸一樣在電話亭裡對自己發脾氣,壓抑的哭泣著、低吼著。


 


你為什麼就是不能勇敢一點、堅強一點!他對著自己尖叫。如果說這世上有誰最想掐死TJ. Hammond,那絕對是他自己。


 


一通發洩以後,他的呼吸急促,因為哭泣和寒冷而全身抖個不停,他覺得他快要撐不住了,他需要有人救救他。


 


但是他不可以再求救了。


 


所以他叼住一支菸,顫抖的手和模糊的視線讓他好幾次都點不著煙,安靜的空氣裡不斷傳來他轉動打火機的聲音,當他終於穩穩地把打火機點亮時,他卻突然看著那團火光發愣。


 


他曾看過比這更暖、更亮,能夠照亮整個世界的火焰。


 


他曾擁有一個人型打火機。


 


TJ的眼眶酸得不得了,嘴唇抖得幾乎要含不住菸。


 


他讀過《賣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平安夜裡,當所有人都在溫暖的家裡溫馨團聚,只有賣火柴的小女孩孤獨在外賣著火柴,當她又冷又餓的時候,她就劃亮一枝火柴,在那支火柴燃盡的時光中,她可以看到她所有渴望的事物,也算是一種圓夢。


 


那他可以當當賣火柴的小男孩嗎?TJ自嘲的扯了扯嘴角,鋼琴家的修長手指無意義的不斷在黑暗中點亮打火機,一次、兩次、三次……


 


如果他能在幻覺中看見他,那也是好的,看見他的英雄,那麼他就可以像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無怨無悔地死去。


 


而就在他再次點亮打火機時,隨著電話亭的門傳來「砰」的一聲巨響,Johnny那張又氣又急的英俊臉龐真的出現在火光裡。


 


***


 


Johnny幾乎要一拳把電話亭的玻璃門給砸碎了,不只是因為他在擔心之下找了一整晚才終於找到TJ,更因為他看到TJ在點亮的火光中,頭髮凌亂,衣著單薄,凍得臉色發白,全身都在哆嗦,最重要的是,他又在哭泣。


 


TJ的眼眶又紅又腫,驚愕地看著他的大眼睛還濕漉漉的,那張蒼白的臉上佈滿了未乾的淚痕,殷紅的嘴唇委委屈屈的噘著,整個人像隻被拋棄的可憐流浪貓一樣。


 


Johnny只看一眼,就覺得心都要碎了,氣得眼睛發紅,緊握的拳頭不時冒出控制不住的火花。


 


TJ還在傻愣愣地看他,像是完全沒想到會在這裡看見他,Johnny只覺得腦子氣得都要冒煙了,一把拉開玻璃門就朝TJ大吼:「為什麼不傳簡訊給我?!你知道我找了你一夜嗎?」Johnny的吼聲大到在寧靜的小路上響起回音。


 


冷風跟著突然被打開的門一起灌進電話亭裡,TJ不自覺的抖了一下,啞口無言的看著Johnny,舌頭不安的舔拭自己的嘴唇,還含著淚的眼睛甚至都不敢看他,好一會兒他才啞著聲音結結巴巴的說:「沒、沒有發生什麼事啊……」


 


「我都看到新聞了!」Johnny氣到連周圍的空氣都要燃燒起來,氣勢洶洶的朝著TJ吼。


 


TJ聽了,身體明顯一僵,胸口開始起伏得厲害,卻抬起那張狼狽的臉,對Johnny扯開一個難看的笑:「喔!你說照片……那、那沒什麼……你、你可能會覺得有點嚴重,但、但我覺得那沒什麼不好……哈、哈哈……以後、以後大家都知道我身材很好啦……我、也許我以後都不愁找不到伴了……」TJ的聲音又乾又啞,鼻音越來越重,卻還要強迫自己笑一笑、再笑一笑。


 


Johnny眉頭皺得緊緊的,一雙藍眼睛生氣的瞪著他,這時TJ才知道,原來那雙一向多情的眼睛,真的生起氣來是這樣的有威懾力。


 


「你是認真的嗎?」Johnny的聲音壓得低低的,像野獸的低吼。「你是認真的這樣說嗎?」


 


TJ覺得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只好用力咬咬嘴唇,又強迫自己擠出一個看起來狼心狗肺的笑:「對啊!這根本不算什麼……」


 


Johnny幾次握緊了拳頭,又再度鬆開,深深吸了好幾口氣才沒有真的打爛這座電話亭,然後他「砰」的一聲把電話亭的玻璃門用力摔上,深深看了TJ一眼以後,轉身就走。


 


Johnny用力之大,甚至讓玻璃門上出現了幾道裂痕。


 


TJ的眼淚被那一聲巨響逼了出來,淚如雨下的看著玻璃門外越來越小的背影,曾經,他和Johnny兩個人就可以構築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他們可以隔絕所有的不愉快,他們可以大聲地笑出來,TJ曾經覺得自己快樂的幾乎要飛起來。


 


而如今,他一個人在門內,Johnny在門外,正在漸漸走出他的世界。


 


他對你徹底失望了!TJ的心中有聲音在尖叫。


 


堅強點,TJ!


 


你沒有機會了!


 


別走!別走……


 


TJ再也忍不住了,突然一把推開玻璃門追了出去,對著Johnny的背影大喊,他掙扎著撕扯著自己沙啞的聲帶,如同撕扯著自己的心臟。


 


 


 


 


「這次不算,對吧?」


 


 


 


 


Johnny聽到他的話以後停了下來,轉過身就看見微弱的街燈下,TJ一邊哭得直喘氣,卻又努力堆上輕鬆笑容的扭曲表情。


 


「這次不算……」TJ哽咽的對他說。


 


「這次是你自己來找我的,我沒有向你求救,所以這次不能算……」


 


「你答應救我三次的,所以下一次……當我再………求救……」


 


「你還會來吧……?」


 


TJ幾乎無法好好的把話語擠出嘴唇,當他說完最後一句,終於忍不住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哭了起來。


 


Johnny一瞬間覺得如遭雷擊,看著TJ哭到蜷縮在一起的身影,心疼得幾乎要窒息,他的眼眶也跟著紅了。


 


Johnny突然明白了一些事。


 


「你是不是從來不相信我會去救你?」Johnny低啞著聲音問道。


 


因為不相信可以得到拯救,所以每次求救都不發地點,明明已經痛苦到承受不住所以才發簡訊,卻還要小心翼翼的保護自己,為他的不出現找合理的理由。


 


Johnny控制不住的去想像,在TJ發完簡訊給他,到他找到TJ的那幾個小時,TJ是用怎樣的心情去等待的──他的英雄會來救他吧?為什麼還沒來呢?是因為他不值得被拯救嗎?不是的,別怕,是因為找不到他啊!他忘了發地址了,真傻!不知道他在哪的話,就算是再厲害的英雄也救不了他啊!只是因為這樣而已,別難過,TJ,別難過。


 


Johnny慢慢地走向TJ,又問:「你是不是以為……三次以後,我就不會再理你了?」


 


因為害怕三次拯救以後就再也沒有藉口可以相見,所以寧願咬碎一口白牙也要自己扛住那些痛苦,只為了能留一個再相見的理由。


 


他們倆個是傻子嗎?Johnny忍不住感到無奈,卻不知道要埋怨誰。


 


「原來我在你眼裡這麼無情的嗎?」Johnny終於在TJ面前站定,輕聲問他。


 


TJ心裡湧上一陣陣委屈,卻又感到安心,忍不住輕聲的說:「對、對不起……」


 


Johnny一把摟住那個抖個不停的小可憐,愛憐的吻了吻他的額頭:「不要隨隨便便就道歉,你真的知道我在氣什麼嗎?」


 


TJ用那雙暈著水氣的眼睛看他,先是搖搖頭,然後又點點頭:「因為照片……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會有那個……可能是以前沒有注意,才被拍的


……但是我最近沒有再……」


 


「我不在意那個。」Johnny故意惡狠狠的親了親TJ紅腫的眼眶,才說:「我只是生氣,你痛苦的時候,我居然不能陪在你身邊,我甚至都找不到你,你害我一氣之下燒了我的手機。」


 


TJ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忍不住想像那隻可憐的手機而笑了出來:「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沒帶手機出來……」


 


「你以後不准再讓我生氣了。」Johnny霸道的說,緊盯著TJ的藍眼睛卻寫滿認真。


 


TJ忍不住笑,沙啞的聲音有點像在撒嬌:「那有點難,因為你真的很喜歡生氣。」


 


「是你令人生氣。」Johnny恨恨地說,說完卻又死死的看著TJ,像是終於下定決心一樣突然用力吞了一口口水,才輕輕咬了咬TJ被他自己折騰的鮮紅的嘴唇:「但是你也令人喜歡……很喜歡。」


 


TJ被Johnny突如其來的告白和親暱的舉動嚇得傻住了,他曾以為不可能的美夢卻突然變成了現實,反而讓TJ不知道要如何反應。


 


Johnny沒有得到想要的回應,只好兩手貼住TJ冰冷的臉頰用力揉了揉,看著他被自己揉捏得扭曲的臉,才滿意的說:「以後你不管遇到什麼事,開心的事、痛苦的事、美好的事、糟糕的事,都要第一個跟我說,懂嗎?」


 


TJ已經反應過來了,卻沒有把Johnny的手撥開,只用笑意盈盈的眼睛瞪他,示意他放手:「為蛇模?」因為臉頰被揉捏,所以講話也不清不楚。


 


「因為我是你的英雄,專屬的、永遠的英雄。」Johnny親暱的蹭了蹭TJ凍的紅紅的鼻頭,藍眼睛裡的光比天上的星星還亮:「是不是便宜你了?」


 


TJ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想,是啊!可不是大大的便宜了他嗎?他怎麼能夠擁有這麼好的人呢?TJ看著他的英雄,灰綠色的眼珠氤氳著水氣,心臟卻像在蜜茶裡泡開了一樣,又軟又甜。


 


TJ發現自己在Johnny面前為什麼總是哭了,因為Johnny就像是一個火炬,他用他笨拙的溫柔把TJ生命中那些寒冰都慢慢融化掉,那些寒冰於是化作淚水,一點一點的清洗著TJ的傷口,那些被他藏起來的、努力的想要讓它自己痊癒,卻只是不斷化膿潰爛的傷口才終於開始慢慢的癒合,長出新嫩的皮肉。


 


Johnny讓他重新擁有了一個鮮活的靈魂。


 


TJ忍不住伸手環抱住Johnny的腰,靈動的綠眼珠給了他一個大白眼,嘴角的笑卻出賣了他:「好吧!是便宜我了!那麼,我的英雄,你現在是不是可以先生點火,我好冷。」


 


「好啊!不過你要先告訴我,你現在最喜歡的超級英雄是誰?」


 


 


-END-


 


 


後記:


 


「是WINTER SOLDIER喔!」TJ甜甜的回答。


 


因為怕被Johnny打,所以我們就讓正文停在這裡吧!(笑)


 


 


 


 


以下是記錄我自己寫作時的心情,都是廢話,與正文無關。


 


我居然寫了40頁word!!!!!!完全超越我預計的字數!!!而且其實有很多我當初預計想寫的東西都還沒有寫到,不過……就有緣再相聚吧……我累了……


在寫的時候一直覺得自己很神經,明明盾冬糧多到吃不完,偏偏要來吃火TJ,然後還要自己產,也是不懂我自己。


還有最後一段小情侶膩歪那裡,我邊寫邊起雞皮疙瘩,覺得Johnny你談個戀愛怎麼講話變這麼噁wwwww (Johnny:???)


關於TJ的眼睛顏色,這個真的困擾我很久,我還特地去查了資料,都沒找到,其實塞包的眼睛我就很難說是什麼顏色了,因為會變色!!!有的時候偏藍,有的時候偏綠,我真的判斷不出來(我開始懷疑我是色盲?!),所以寫的時候乾脆統一寫綠色了,因為隊三那句「你的藍眼睛中有點綠」wwww


 


為了塞包所以去補了政壇野獸,其實我覺得劇情還是不錯的,而且也只有六集,補起來很快。我覺得劇中提到的很多議題,像是女性在社會上、工作上的一些狀況,母親的角色衝突,家庭的撕裂和聚合等等,都是很能引起人的同理的,我自己看得還蠻享受的,所以在寫的時候,也帶入了一些劇中的設定。當然最重要的是塞包在裡面真是……顏值不用說,那個小眼神喔!不是讓人心疼的都要碎了,就是讓人很想用力抱住他親一口。所以基本上Johnny在文中很多的想法和行為都是我想做的wwww我覺得能把自己的幻想透過文字實現,這是寫同人最開心的事了。


基本上我對TJ的理解是,他真的就是個令人心疼的角色,因為成長環境加上性向的關係,他一直很寂寞,而且家庭因為從政的關係並不能給他太大的支持,而他對性看起來很開放,但是對愛情卻又天真的可愛,他會輕易相信議員的愛語,相信愛能戰勝一切,他在喜歡的人面前,甚至有點小心翼翼,雖然沒有到很嚴重,但我覺得他算是會愛的比較卑微的那種。


但是其實我覺得他的悲劇也是咎由自取,吸毒也是他要吸的,沒人逼他;議員也是他自己要招惹的,議員說他真大膽,看到他帶著婚戒還敢來勾引,TJ還說那叫加分項目……這些都是他自己做出來的選擇,我從來都覺得人是有選擇的,你可以怪環境、可以怪別人……但到頭來做決定的還是你,就像星爵說過的:「生命拿走的總是比給予的更多。」誰沒有痛苦過?為什麼人家就不像你這樣選?所以我覺得在TJ這個角色上,我可以同情他,也可以同理他,更可以喜歡他,但是他確實也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我可以理解人非聖賢,是人都有軟弱的時候,不是每個人都像Steve Rogers一樣強大,永遠都是道德標竿,所以TJ會做錯事,這很正常,只是他做的錯事很嚴重,我看著他在劇裡掙扎著想要擺脫,但是偏偏一再被拖入漩渦,其實也覺得很心疼,他在劇裡總是道歉,甚至連他自殺醒來後,看到家人的第一句話也是道歉,怎麼會有人的人生都是錯誤呢?他其實有努力想要解決自己的問題了,但是他真的處理不過來,這讓人難過。我覺得人生應該要能容許走彎路,否則不是太殘酷了嗎?


這也是為什麼我堅持著把這篇寫完的原因(這篇真的超過了我以往寫同人的字數太多了orz),我希望給TJ一個HE,因為他還是很值得被好好疼愛的,他只是一個很渴望被愛的孩子罷了。(當然我想這也得歸功於塞包的演繹,他總是能把這些角色的複雜性演出來,本來這個世界就不是非黑即白,很少有人是絕對的壞人或絕對的好人,就像I,Tonya裡的家暴渣男,我最痛恨的就是打女人,但是看完電影我也無法完全去討厭他演的Jeff)


再來就是Johnny,我為了寫這篇重看了CE演的驚奇四超人的兩部電影,我看的時候突然覺得Johnny也摔了太多次了吧?我以前看的時候從來沒發現過這件事,可能喜歡CE之後就覺得怎麼一直摔,好心疼!所以我想從這個角度切入,就像在Bucky眼裡,Steve永遠是那個需要他看著的布魯克林少年,那麼真心喜歡Johnny的人,也會為了他的傷痛而難過吧?即使他本人其實根本沒有怎樣也一樣。


寫完回去重頭看,發現TJ一直在哭、Johnny一直在生氣(笑),有點擔心這樣是不是太OOC了,但我是認真的覺得TJ需要好好的哭一哭的,我覺得他需要好好的去面對他的問題,好好的去抒發他的情傷,然後才能慢慢讓自己復原,總是勉強假裝自己沒事或靠藥物來麻痺自己,只會惡化問題,而Johnny就是單純的遇到一個比他更令人火大的人,所以一直在生氣(笑),總之,就是這樣一個拯救和被拯救的故事。


 


希望大家看的開心,也祝大家新年快樂!




以上。


 


2018.02.07


 



评论

热度(245)